欢迎访问:黄梅戏在线!弘扬黄梅文化,发扬黄梅精神! 祝全国戏迷朋友鸡年大吉!

赞助商广告

首页  »  新闻首页  »  艺术片  »  黄梅戏艺术片122《桃花扇》

黄梅戏艺术片122《桃花扇》

编辑日期:09-18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   点击:加载中

黄梅戏艺术片122《桃花扇》

转载:非常有戏

介绍:http://6660409.blog.163.com/blog/static/47241969201091083716389/

故事发生于明王朝覆亡的前夜,当时政治腐败,民不聊生,关内爆发了农民大起义,关外的清兵也虎视眈眈,随时欲乘机而入。1643年春,复社文人写了一篇留都防乱公揭来声讨他。时复社领袖之一、河南侯朝宗正旅居南京,被大家推为领衔。一日,南京文士群集孔庙祭祀,阮大铖也想来趁机活动。见树上所贴公揭即撕下,因而引起公愤,遭到一通痛打。正值阮的盟弟、和复社文人也有交往的杨龙友走来上前解劝,阮大铖遂得借机会逃跑。当夜,杨龙友置酒为朝宗洗尘,河面上起伏着一片笙歌女乐,朝宗不禁随口吟哦“商女不知亡国恨”的诗句。时秦淮名妓李香君所乘画舫正好经过,香君闻声有感,低声地漫答:“不知亡国恨的岂只是商女”,引起朝宗极大的注意。第二天,杨龙友偕侯朝宗到媚香楼去拜访香君,时香君正与姐妹们做“盒子会”,例不见客。朝宗受香君养母李贞丽之教,将扇子抛到楼上。香君见扇破格相见,款待殷勤。龙友见状乃怂恿朝宗梳拢香君,并愿代为筹措妆奁花销。阮大铖知道此事,便请杨龙友代赠侯朝宗白银300两。朝宗不明底细,听凭龙友一手筹办,乃与香君定情。定情之夜,朝宗题诗扇上,赠与香君作定情之物。定情次日,香君向朝宗问及妆奁花销,闻系龙友所赠,颇感诧异。适逢龙友来访,询问后方知阮大铖所赠,香君立时摘下珠翠,卸下罗衫,请龙友退还阮大铖。1644年5月,崇祯吊死煤山,阮大铖勾结凤阳总督马士英拥立福王在南京继位,大权在手,对复社文人大肆搜捕。朝宗被迫离开南京,与香君告别,去投奔在扬州督师的史可法。阮大铖为泄私愤,借着马士英想笼络淮阳督抚田仰的机会,献计买李香君送给田仰作妾。香君情属朝宗,誓死不嫁,以头触桌,昏厥于地。龙友爱莫能助,只得劝香君养母李贞丽代替香君嫁给田仰。杨龙友见朝宗的定情诗扇溅了斑斑血迹,随手把它点染成几枝桃花。时香君师傅苏昆生前往扬州,香君便将溅血诗扇托他带给朝宗以代书信。马、阮为了迎合福王的意旨,大抓秦淮歌女来排演阮大铖所编写的《燕子笺》,香君也被抓去。这时,侯朝宗已离扬州重返南京。他到媚香楼寻找香君,为缇骑所发现,被逮入狱。某日,阮、马观赏香君演出《燕子笺》。香君就《燕子笺》原腔韵,自编新词,痛骂马、阮。马、阮大怒,欲置之死地,幸龙友在坐,婉言求情,遂被软禁。1645年4月,清兵攻破扬州,史可法殉国,南京城里一片混乱,福王和马、阮仓皇夜遁,香君得同伴相救逃至栖霞山葆贞庵避难。光阴荏苒,转瞬八年,香君日夜思念朝宗,不觉恹恹成疾。一日,朝宗突不期而至,久别重逢,香君不禁喜出望外。不意朝宗一卸风衣,呈现一衣清装,业已蕹发易服,依附清朝。香君大惊,知已变节投敌,乃严词斥责,并撕碎定情诗扇,以示决绝。朝宗自惭形秽,乃黯然而去。

《桃花扇》全本(黄梅戏)

馨砚整理 http://article.netor.com/m/jours/adindex.asp?boardid=18824&joursid=14537

秦淮无语送斜阳家家临水映红妆

春风不知人事改依旧吹歌绕画舫

谁来叹兴亡?

青楼名花恨偏长感时忧国欲断肠

点点碧血洒白扇芳心一片徒悲伤

空留桃花香!

(一)

秦淮白昼,喧嚣依旧。河南尚书之子--侯朝宗坐倚行舫,感叹时势动乱,欲拿莫愁比秦淮,岂因"莫愁"愁更愁。忽而遥遥似天降来似水升来:"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一曲《琵琶行》觅入媚香楼:贞娘迎客,玉京作揖,白门笑赞,妥娘称稀。彼时五言绝句暂作筹码:江上琵琶行,谁解其中味。寻声不见人,独湿青衫泪。香君闻诗翩翩而下,四目相对,说在片刻却定前缘今生。朝宗挥毫:南国佳人佩,休教袖里藏。随郎团扇影,摇动一身香。香君收卷上楼,夜幕席下二人自在一方:

(香君):装不完的欢笑卖不完的唱烟花生涯断人肠

怕只怕催花信紧风雨急落红纷纷野茫茫

我也曾学红杏出墙窥望

(朝宗):我也曾抚瑶琴低吟凤求凰

(香君):我也曾嘤嘤鸣兮求良友

(朝宗):我也曾深巷愁听卖花忙

(香君):只怕是精诚一片金石开诗笺牵动我心肠

我愿做香扇坠配在郎身上

(朝宗):我愿将你日日夜夜袖中藏

(香君):我愿时时刻刻随郎团扇影

(朝宗):随风轻送一阵香

(香君):欲寻好梦难入梦

(朝宗):怕断肠时偏断肠

次日清晨合子会,姐儿们谢绝男客,如行酒令,此曰:拔兰花。郑妥娘一支,爬地钻案,花枝乱颤;香君一支,再拨江上《琵琶行》:……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遗泪未尽,白扇扔在石榴裙下,朝宗二访佳人,香君抛下相思双豆……移步帘后,欲揭却手难抬,当真是:楼台花颤似醉酒,情到真处才含羞;今宵灯影纱红透,偏是斜阳迟下楼;我将红豆交君手,春满秦淮水悠悠。

阮大铖遭打,寄托复社,借杨文聪之手送来嫁妆。

红烛点点,团扇展颜,花好月圆。

(朝宗):秦淮烟月勘不透几番梦里绕画楼

前日堂前看不够今宵啊要将你倩影镂心头

(香君):秦淮烟月年年有唯有知音最难求

百年恩爱今宵就但愿同心到白头

(朝宗):琵琶声声把我的心扉叩如泣如诉添温柔

人前怎解芙蓉扣盼到灯昏喜宴收

(香君):春情无限容姿秀容姿越秀越怕缠头

今宵破题儿交君手见惯花底心也羞

(朝宗):谢卿赠我双红豆(香君):结成扇坠紧紧系心头

(朝宗):你是小红豆(香君):愿君多采收

(朝宗):同结相思扣(香君):浓情永不休

(合):展开眉头抚平心头天长地久永结鸾俦

晨妆抚拢,娇容带露,香君质疑:非亲非故,萍水相逢,杨公何来如此排场援手你我?

忽闻一声:杨大人到。

(第一集完)

(二)

杨文聪登门贺喜,香君直言:杨大人闲居南京,何来这笔冤枉钱填烟花之窟?杨公道出原委,香君朝宗面面相觑。

此时说书人柳师傅罢业而来,送上贺礼一份--夫子庙前痛打阮胡子。声情并茂,只说得旁人前俯后仰,知情四人(香君、朝宗、文聪、贞娘)似被人戳了脊梁骨,如坐针毡。香君突然起身冲上楼去……

风尘女子名节讲分忠奸辨青黄

珠玉莫将头压下绮罗莫遮眼无光

脱群衫卸红妆还我天然样

贫不妨贱不妨穿布衣自觉香

原物送回阮胡子风标不学世时妆

楼上扔下衣物,盖了阮大铖一头。哈哈,止步止步!

歌舞生平秦淮夜,复社聚会赞香君:花钱粉钞费商量,裙布钗荆也不妨;香君不卖胡子帐,巾帼队里美名扬。朝宗喜看香君国色天香,自愧囊中羞涩无妆奁,幸有白扇题诗:

夹道朱楼一径斜王孙初卸富平车

青溪尽是辛夷树不及东风桃李花

情意无价,香君喜收,视若至宝。

都道世乱,左良玉造反欲攻打南京,而此二人却闲情逸致,诗赋楼台。杨、柳求信急至,朝宗瞪眼:我一介书生怎解四面楚歌,怎救民于危难?

原来那左良玉是侯父一老部下,蒙受救命之恩,如今侯父远在河南,只有朝宗代父写信,以解燃眉之急。朝宗推委,香君力劝。一纸言:老朽侯佝顿首拜秦劝将军细忖裁忠心莫因困境改缺粮缺草要善安排高帝留都皇陵在谁敢轻将马蹄踹亡羊补牢伤可待东进战船切莫来。可南京到武昌,关卡重重,兵荒马乱,谁送书信?

我。柳翁斩钉截铁。香君敬酒无言……

一纸书信竟扭转乾坤。香君亲自下厨为朝宗庆功。暂无硝烟的夜幕里:

(朝宗):比月净比兰清佳人难得玉精神

(香君):玉精神休出唇才郎偏会语温存

(朝宗):不出唇更消魂疑是巫山遇女神

(香君):巫山梦梦易醒怎比秦淮夜夜春怕只怕秦淮春色难久驻

(朝宗):我是落魄一书生

(香君):爱你才敬你志一封信退了百万兵

杯对窗下……

然而,冤家宜解不宜结。阮大铖几番受辱怀恨在心,扣下"私通叛军"的罪名来,杨文聪通风报信,催朝宗暂避,投奔史可法。

庆功宴未收,却风回路转言离别。

(香君):并蒂初结风雨倾因忠成罪天地昏

(朝宗):天涯何处将身藏酒尽歌终被尚温

(香君):秦淮河上初相会此生此世付郎君

切莫把我当成迎新送旧女郎君啊切莫做喜新厌旧的人

(朝宗):花落俱恨西风紧洒向枝头带泪痕

(香君):这条丝巾随身带愿它代奴伴郎君

(朝宗):白扇本是定情物两颗红豆心连心

红豆不变心不变天涯海角我要找香君

捧起包袱,朝宗丢言:永不忘恩。

(第二集完)

(三)

香君送出披风,恋恋不舍放走朝宗……

黄昏的大运河边,芦苇摇曳,史可法、侯朝宗为大明暮年声声叹息。1644年3月18日,李自成率农民起义军推翻明朝,媚香楼沉浸在一片悲哀中。何苦来?谁助你们从良?谁助香君夫妻团圆?这是报应,是气数!未尝不是件好事:文武百官都在往南京逃……

香君喜滋滋梳妆,耳边又响起旧日温存之语,撩帘"见"侯郎已返,忙不迭左拉右牵。

(香君):展开香笺等郎来任君书写离别怀

(朝宗摇头)

注满金樽等郎来与君共尝胰子白

(朝宗摇头)

调好丝弦等郎来盼君早早回楼台

(朝宗摇头)

轻舒白扇等郎来相思红豆盼君摘

(朝宗微笑,共抚白扇)

忽听"吱呀"一声风惊动梦醒,案上信笺吹落,只有香君空对聊无情趣的一切。

(香君):荒芜了香笺空放了金杯

疏懒了琴弦无人解的扇坠

郎君啊你几时再回秦淮再上楼台?

话又说马士英、阮大铖这帮奸臣,口口声声言:国不可一日无君。邦国垂危,须有功臣挺身而出,力挽狂澜。遂立状拥立福王为帝,立状签名点到史可法。那福王吃喝嫖赌,名声极坏。朝宗言出,又被充当说客的阮大铖抓住了"辫子"。

听说福王登基,封赏史可法,朝宗可随之到南京,乐坏了二人……朝宗喜洋洋打点行装:

思香君念香君遥望秦淮水盈盈别时红廖寂寂长今日河柳又发青

思香君念香君见帕如同见亲人哪夜不听你悄悄话哪夜不和你谈谈心

思香君念香君随军渡江回南京我要将你勤守护心系秦淮永不分

忽闻"史大人回府",怒气冲冲:南京不去了,永远不去了!阮大铖气焰嚣张,欺压满朝文武,哪儿不一样驻军?朝宗自知"连累"大人,为暂避谢恩驻守黄河。

而香君这边,第二场欢喜又是一场空,一桌酒菜凉了三天三夜。斟满酒,独自灌入肠中,望着白扇责怨:定情白扇要你何用?狠心弃之。又不忍俯下身去……拾起白扇紧紧贴在心上,贴在脸上,泪如雨下。

黄河水涛涛,朝宗踏马而来。

(朝宗):九曲黄河起波涛肝肠似搅狠难消

南望秦淮人不见心底把我的香君邀

(香君):红楼掩门半年了乌云层层锁长桥

花不插地不扫空抹脂粉有谁瞧

(朝宗):怎能忘当初定情肝胆照我掷诗扇你把红豆抛

(香君):你言说红豆不变心不变如今我独对青灯泪滔滔

(朝宗):梦魂天涯香君找(香君):肠断秦淮苦煎熬

(朝宗):我怕看南来失群雁(香君):我怕听箫声呜咽歌如潮

(朝宗):我把血泪和酒饮(香君):我将血泪洗罗绡

(合):珠泪洒进黄河/秦淮里(合):流向秦淮/黄河把信捎

可更糟糕的还在后面。

拥立福王权到手举步青云登凤楼

能屈能伸真豪杰待施小计报私仇

阮大铖邀杨文聪议事:欲给淮阳巡抚田某选美纳妾,非李香君不可,让侯朝宗瞧瞧:琵琶今日由谁抱!

(第三集完)

(四)

杨文聪来到媚香楼劝说:露水夫妻,怎能长久?

妥娘冲锋陷阵,碰了一鼻子灰;贞娘托出门面之苦,遭来香君重语:妈妈,你不是我亲妈,不疼我,你要卖我。一句话直戳妥娘心窝:

浪迹江湖十八春送旧迎新无亲人

那年黄淮遭荒旱饿殍中买下你瘦骨伶仃

调养你吃喝调养你病我把你当作十月怀胎的骨肉亲

你叫我娘我叫你儿滴血的心抚慰滴血的心

我岂是见钱眼开将儿卖盼只盼百年后有个良家的女儿来上坟

(香君):一句话把娘的心伤透娘的泪点点滴滴滴透了我的心

妈妈呀莫怪儿年轻太任性十三年怎能忘你救我养我的恩

妈妈呀儿情愿洗粉黛歇喉唇

长斋礼佛锁楼门端茶送水为我的妈妈侍奉终身

女儿偎在娘怀中,流泪眼对流泪眼……

入夜,喜乐吹吹打打进了媚香楼。

楼上,劝嫁硝烟弥漫;楼下,催嫁喧闹声声。

楼上,求嫁哭哭啼啼;楼下,逼嫁气势汹汹。

香君取出白扇,跪拜贞娘,说声"别了",跌跌撞撞冲向窗台……贞娘箭步阻拦,却被香君挣脱,撞向梁柱。刹时,殷殷鲜血一滴一滴染向白扇……

青楼名花恨偏长感时忧国欲断肠

点点碧血洒白扇芳心一片徒悲伤

空留桃花香!

楼下已欲抢将上来,千钧一发之际,杨文聪提议让贞娘代嫁。此言一出,犹如青天霹雳!千般不愿,万般不舍,望着床榻上昏迷中喃喃自语:"妈妈,不要离开我"的香君,贞娘却别无选择。

匆匆夜去代娥眉一曲歌同易水悲

秦淮河水血泪染媚香楼外月痕低

香君醒来惊见屋空,翻身跌下床来,千呼万唤妈妈,再也唤不回红轿上的贞娘……

秦淮水寂寂,倒映着媚香楼空空,香君独坐床沿。

(香君):满楼霜月夜迢迢病卧空楼恨未消

行影相伴伤别离血痕一缕在眉梢

狠心揉碎如花貌换得我无瑕白玉命一条

我也曾桃夜渡口把侯郎找

我也曾燕子矶头忆吹箫

又谁知秋风秋水愁煞人化作血泪逐雪涛

妈妈代嫁楼空了姨娘们避祸也难邀

帘笼低垂帐不挂任它风吹帐钩风吹帐钩钩自敲

杨公、柳翁夜访香君,适逢香君入睡。杨公轻轻抽出香君手中血染的定情扇,柳翁直言:"可惜"。

忽一念起,文聪拾起屏笔,以墨描茎,以汁涂叶,刹时勾勒了一把独具傲骨的桃花扇。香君闻笑起身,为染脏的白扇沮丧不已,杨文聪将桃花面展现,香君缓缓捧过,双唇颤抖难启……

定情的白扇血染了今日把它芳魂描

朵朵伤情情无限片片消魂随风飘

薄命女写了副薄命照斑斑血痕变红桃

香君言谢。

杨公先走一步,柳翁又来辞行,临别扔下劝慰之言,愿替香君河南找侯朝宗。香君展开信笺,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写起,千愁万苦都凝于桃花扇,托柳翁转交。

(第四集完)

(五)

福王闲钓于后花园,与阮大铖"商议"选美女排《燕子笺》的事宜,秦淮歌妓如钩上的鱼儿,欲逃不能。

官兵硬闯媚香楼,卞玉京尼姑装扮在其眼皮底下逃脱,香君仰天笑问:我们犯了何罪?你们凭什么抓人?香君啊,这是何世道,岂有一个"理"字?剩下的,只是空空媚香楼。

风尘仆仆,终有一归的朝宗唤着"香君"推门而入,可是哪还有半个人影?书案上乱作一片的信笺,地上横七竖八的凳子,墙上布满蛛网,当年的诗作颓丧地垂下残页……满屋的狼籍!

巷中,寻人打听。

香君呢?

--嫁人啦,嫁给田大人!

李贞烈呢?

--进宫了!

还没等朝宗回过神,已被巡逻的官兵认出,不容分辩推入大牢。大牢里,当真是故人重逢:柳敬亭告之,复社的朋友们将在法场上团圆。才转过神来的朝宗念起香君,不觉一阵揪心刺骨的疼痛:她居然那么快就嫁人了,我如果不是为了她……

柳翁取出桃花扇,道出原委。片片桃花,斑斑血痕!朝宗的手颤抖了,眼前又是昔日双栖双宿的场景:

秦淮烟月年年有唯有知音最难求

百年恩爱今宵就但愿同心到白头

琵琶声声把我的心扉叩如泣如诉添温柔

人前怎解芙蓉扣盼到灯昏喜宴收

香君,你在哪里?隔着牢门,隔着宫墙。

宫墙内,香君一身素装,神情专注地在古筝上弹拨着《春江花月夜》,这副如画的场景让福王心神荡漾,他命人将香君带入后宫,限三日学会《燕子笺》。香君回眸那一惊足够惊动整个明朝。

明末战火纷纷,宫墙内却挥霍淫度。只听包头戏衫的香君在唱:

侯(霍)郎一去杳无信愁煞了痴心的华行云

哎呀我的侯(霍)郎呀几时再来画倩影

几时燕子再衔春……

阮大铖为"霍"唱成"侯"咬文嚼字,福王以"南京话唱过了头"为香君开脱,只有杨文聪皱眉摇头,深知其由。

又听那昆曲调开始变化:

哎呀燕子呀你春天来秋天走

观气候窥风云你你你辟私门贿赂行半朝臣皆从顺

你狼吞虎噬害万民你大行冤狱害功臣

你一时富贵如朝露万古奸臣遗臭名

阮大铖暴跳如雷:这还了得,立即斩首!

福王哪里舍得,就,打入死牢吧。

杨文聪重踏媚香楼,如闻贞娘笑诘,自觉愧对李贞烈,决定离开福王,离开阮大铖,他也离开了。

1645年5月,多尔衮率兵南下,史可法死守扬州。探兵纷纷来报,最终四门皆破。多尔衮仰慕史可法,故而劝降。

是啊,明朝再衰败,毕竟是效忠终生的王朝啊。"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史可法抽出腰间的长剑,只说:将我的头颅献给他,只求一件:不要杀害扬州的无辜百姓!

不倒的身躯,如潮涌的士兵,何等壮烈的画面。

数点梅花亡国泪二分明月老臣心

如此明朝!

明朝的确亡了,到处是举家携物而逃,大牢门也被打开了,朝宗获得了寻找香君的自由身。

福王呢?也被手下献宝,自食其果。哈哈,活该!

朝宗在空荡荡的宫殿外呼唤香君,仿佛天地间只剩了他一人。在渡口巧逢郑妥娘,妥娘告之,香君被福王带进了后宫;贞娘被田大夫人恶打,跳了河;卞玉京看破红尘,出了家;而她自己欲回乡奔丧,不能陪他去找香君了。

朝宗寻入深林,在亭间歇坐,刚阖上眼,忽然一道白烟,定睛一看,竟见香君粉衫翠披翩翩抬腿,走上石阶,如仙子下凡,遥不可求。她恍如隔世般唱道:

当初楼前蓦舍抛银河渺渺难架桥

鱼雁难捎梦空劳墙高更比天际高

朝宗下迎,香君却步步下却,瞬间无影无踪。失望即至,却尚在恍惚中。

(朝宗):一丝幽恨藏心苗伤心血泪付寒涛

寻你奈何云山杳又看这鲜血满扇开红桃

朝宗来到观音山,适逢观内做佛事,向小尼姑道出原由,才得以入内。进得堂来,一一细看,忽驻目于卞玉京,停留片刻,再观。以近收尾,失望却又如释重负,可是……

就在离目的瞬间,朝宗看到了香君!眼前的香君不正是当初花前紫衫人儿的容颜吗?可是,现在却是一身道袍!

"香君,我找你找得好苦啊……"朝宗脱口而出,全忘了先前答应小尼不打扰佛堂清静之说。

香君抬起了眼,她听到了,她看到了,可是她很快又闭上了眼。

--香君,你怎么走这条路啊。我们回去,找个世外桃源。

尼姑们纷纷抬起了头,是嫌扰了清静?是惊骇?还是被感动?

香君啊,我们都在盼你说句话,可是你只说了一句:回头皆唤梦,看它有何用?

朝宗走了,他千般呼唤,万般捶门都无济于事。只有香君最后那一抬眼,那眼中的闪光让人久久心碎。

佛乐声起,隔开人世。

朝宗跌跌撞撞重入林深处:你找到了归宿,我呢?我的归宿在哪里?家在哪里?梦!梦!仰天长笑,撕扯了桃花扇,撕碎了片片桃花瓣,随风飘落……

白骨青灰长艾萧桃花扇底送南朝

不因重做兴亡梦儿女浓情何处消

(全剧终)

观黄梅戏《桃花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5f4a6c0100j3f7.html

2008年3月5日晚,我从网页视频上观赏了5集黄梅戏音乐片《桃花扇》,被其鲜明的人物性格、曲折的故事情节和厚重的历史兴亡感所深深吸引,故而聊记一番。

该剧根据清代戏曲家孔尚任的同名原作改编而成。故事情节是这样的:秦淮名妓李香君色艺俱佳,她最爱弹唱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名作《琵琶行》。借此她常常感叹自己的身世:“春风秋月等闲度”;“老大嫁作商人妇”!忽一日,悠扬哀怨的歌声引来了明末复社名士侯方域,二人一见钟情。在众朋友的撮合下,他们结为了“百年之好”。从此,他俩的心中彼此视为知己,香君发誓:“决不做迎新送旧人”!侯公子亦信誓旦旦:“绝不辜负小姐一片深情!”

不幸,魏忠贤的死党阮大铖为了拉拢侯公子,便托朋友为李香君送来了价值300两银子的妆奁。当香君得知实情后,她立即“卸妆抛衣”,宁愿素衣素服,只求一片真心,绝不和阉党余孽同流合污!此举自然得罪了这位“大人物”!

接着,叛军逼近了南京城,京都告急,君臣皆束手无策。这时,身居朝官的杨龙友大人便请求他的好朋友侯方域出面,代其父为“叛军”首领写一封密信,意欲借父辈的私交劝说“叛军”“归顺朝廷”。果然,首领接到信后,命“叛军”撤退了!然而,阮大铖为了陷害侯方域,以泄私愤,竟诬蔑侯公子私通“叛军”!昏聩的皇帝亦下令缉拿侯公子。得此凶讯,他不得不南下避难——逃往忠正刚毅的史可法麾下听命。史将军不但收留了他,而且委以重任。

不久,阮大铖这帮狐群狗党又扶持更昏聩无能的“福王”登上了“皇帝”宝座。为了讨好“新皇帝”,亦为了再泄私愤,他又操纵手下“田大人”纳妾,而且指名要娶李香君!还派当初为侯、李二人做媒的杨龙友大人前来提亲!当然遭到了李香君一口回绝。但抢亲的打手们早已等候在楼下,杨大人与香君的“妈妈”均束手无策。后在“妈妈”动情的劝说下,香君无奈地答应:“我去”!然一转眼她竟拼命地撞向了栏杆,顿时鲜血喷涌而出,点点滴滴洒在了她手中拿的那把念念不忘的白扇上——这是侯公子题有诗文,并作为定亲之物送给她的!此情此景,不仅感动了杨大人,亦感动了主事的、曾抚养自己十多年的“妈妈”!他们商议后,终于做出了一个既大胆又无奈的决定:“由妈妈代嫁”!而香君立志“守节”,等待侯公子归来!从此,香君节衣缩食,闭门谢客。

斗转星移,光阴似箭。有一天,突然说书师傅柳敬亭与杨大人一起前来看望李香君。正值她卧床休眠,他们一眼看到了紧紧握在香君手中、洒有鲜血的那把白扇。这一下子触发了杨大人的创作激情。于是,他悄悄从香君手中抽出了白扇,灵机一动,随手拿起画笔,将其巧妙地描绘成了一副“桃花图”。因此,这把扇子便易名为“桃花扇”!香君醒来后,自是感激不尽!待杨大人走后,她便将此用生命换来的绝世“珍品”慎重地交予这位即将南下避难的柳师傅之手,并嘱咐他一定设法寻访到侯公子,亲手将此扇交给他。

登基后的新皇帝荒淫无度,整日寻欢作乐,朝政自然无心打理!而佞臣阮大铖却百般讨好,为了满足其难填的欲壑,又命人在秦淮歌楼妓馆抓来无数美女,香君亦在其中。她虽已更名,阮亦不认识李香君,但“天生丽质难自弃”!她娴熟的琴技、优雅的身姿,还是没有逃过穷奢极欲的“新皇帝”的眼睛……

正当他们歌舞升平,整日纸醉金迷之时,多尔衮率领的蒙古铁骑一下子蹂碎了他们的美梦——攻破了南京城!南明王朝这最后一位昏庸、荒淫的皇帝,被“叛军”擒获并送给了多尔衮,当即被砍了头!宫廷中的歌女、妃嫔们则四处逃散,香君与她们众姐妹也都聚在了一座寺院“拜佛求经”!从此,她们不问凡尘,万念俱灰!

而在史可法将军麾下任职的侯方域(朝宗)兵败后,亦随乱军赶往南京,又被阮氏党羽投进了大牢。这时,他巧遇柳敬亭先生,从其口中他得知了香君感人的故事,收下了这把无比珍贵的“桃花扇”。

清兵袭来,牢门大开,侯公子便获得了自由之身。他四处打听,苦苦找寻,终于在一座寺庙里找到了尼姑打扮的李香君。但他千呼万唤,香君始终没有应声!只是在他无奈地、痛苦地离去时,情不自禁地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侯公子一气之下,亲手撕毁了那把无比珍贵的礼物——流淌着李香君鲜血的“桃花扇”!他仰天大笑,然后扪心自问:“香君已找到了归宿,我该怎么办?我的归宿在哪里?”该剧便在侯方域声嘶力竭的叫喊声中落下了帷幕!

据史载:孔尚任(1648-1718年),字聘之,又字季重,号东塘,别号岸堂,自称云亭山人。山东曲阜人,孔子六十四代孙,清初诗人、戏曲作家。时人将他与《长生殿》作者洪升并论,称“南洪北孔”。

三十七岁前,孔尚任在家过着养亲、读书的生活。他接触了一些南明遗民,了解到许多南明王朝兴亡的第一手史料和李香君的轶事。对写一部反映南明兴亡的历史剧萌发了浓厚兴趣,开始了《桃花扇》的构思和试笔,但“仅画其轮廓,实未饰其藻采也”(《桃花扇本末》)。

经过毕生努力,三易其稿,康熙三十八年,五十二岁的孔尚任,终于写成了《桃花扇》。一时洛阳纸贵,不仅在北京频繁演出,“岁无虚日”,而且流传到偏远的地方,连“万山中,阻绝入境”的楚地容美(今湖北鹤峰县),也有演出(《桃花扇本末》)。次年三月,孔尚任被免职,“命薄忍遭文字憎,缄口金人受诽谤”(《容美土司田舜年遣使投诗赞予〈桃花扇〉传奇,依韵却寄》),从这些诗句看,他这次罢官很可能是因创作《桃花扇》而得祸。

孔尚任一生著作等身,诗文集有《石门山集》、《湖海集》、《岸堂稿》、《长留集》、《出山异数记》等,编辑《人瑞录》、《享金簿》、《平阳府志》、《莱州府志》、《康熙甲子重修孔子世家谱》等。戏曲作品除《桃花扇》外,尚有与顾彩合撰的《小忽雷传奇》,现存暖红室《汇刻传剧》—所收本。而最享盛名的,是《桃花扇》传奇,现存清康熙四十七年(1708)初刻本等。

《桃花扇》这部不朽名作,自其问世以来,受到了众多艺术家们的青睐。它曾被改编成电影、昆曲、京剧和黄梅戏。而黄梅戏的改编,比原著立意更高。加上黄梅戏本身的曲词具有委婉抒情、细腻动人的特点,所以,黄梅戏《桃花扇》听起来更加凄婉伤感、缠绵动人。该剧一出便好评如潮,获得了第十届《大众电视》“金鹰奖”最佳戏曲片创新奖。

戏剧冲突是情节的核心。在《桃花扇》的戏剧冲突后面,有一个不可解的矛盾,即永恒与虚无的对抗,作品旨在反映南明一代的兴亡,一个辉煌的朝代大势已去,到了强弩之末,浩浩荡荡的历史大河卷走了千年遗恨,“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而史可法、侯方域等悲剧式的英雄却不惜抛洒热血,献出一片赤心。一个‘忠’字,使得多少英雄慷慨地走上了历史的祭坛。但他们的鏖战和鲜血被时间这个恶魔一舔而尽,功过也难以评说,因为一切都归入了无……作者一面感叹人类虚无命运的不幸,一面又在这沉重的虚无中发现了一点点永恒之光,那就是史可法的‘忠’;与之相对应的是李香君的‘贞’。忠贞不渝,这是女性悲剧中最动人心魄的主题,因为在滚滚的‘虚无’中,感情的河流更是一泻千里,不留一点儿痕迹。让美好的爱情永恒持久是诗人们竭力去圆的梦,情有独钟,不随时间的转移而流失,这只是人们一厢情愿的事。人类情感的流动性使爱情在很大程度上成了一种虚幻的东西……

“桃花扇”是一个符号,不仅象征着忠贞的爱情,更象征着人们突破虚无,超越孤独,寻求永恒的那份坚定与执着。不求能所得,只求欲所得。这是体现在李香君身上的一种积极向上的精神品质。孔尚任在这里竭力表达的是一种理想,他不被污浊的现实所侵袭、所吞没。相信未来,憧憬理想,永远是人们在大雾弥漫的虚无中行走的信心和动力。

作品设置了两个世界,李香君的爱情世界是种永恒状态,而侯方域却偏偏游离了这个世界到颠簸不定的功利世界中去了。两个世界的转换既造成了离合,又与兴亡联系起来。这两个世界看起来好像是互不相干的,却在无形中互相排斥,最终形成了虚无吞噬“永恒”的悲剧。由此我们不难理解侯方域与李香君最后不是破镜重圆,白头偕老,反而入道栖真,归入虚无。

“桃花扇”——曾经是永恒的象征,磬石般的爱情浸泡出血迹斑斑的桃花扇。其结局又怎样呢?不能忍受有生有灭的人们在佛教中寻求什么“真如实相”,虚无主义者嘲笑人类情感,只有一切都化为空明才会达到不生不灭,无得无失的境界。《桃花扇》是追求者的悲歌。人世间,“永恒”无处找寻,这是以孔尚任为代表的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对南明衰亡的哲学高度上的理解与认识。只有从虚无主义的实质入手才能把握《桃花扇》的思想内涵。其中的许多唱词,都是作者在历史精神照耀下的一种觉悟。如:【余韵】中的一首《秣陵秋》概括了一部南明兴亡史。早已传为千古名句的“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一语道破了社会人生的真谛……

有人曾评该剧:“借桃花扇的故事写南朝兴亡之伤痛也!”此乃恰如其分,再确切不过了!作者亦说“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剧中主人公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皆与社会大背景——明王朝的兴亡紧密相连,国兴则人喜,国败则家亡。剧中塑造得最光辉、最耀眼的艺术形象,莫过于女主人公李香君了!她的美艳,她的傲骨,她的倔强,她的柔情似水,她的爱憎分明,她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无不给观众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谁说:“商女不知亡国恨?不知亡国恨的难道只有商女?”这是剧作家孔尚任借李香君之口说出的,也是作者创作该剧的根源所在!所以,一代名妓李香君的故事,将会永远流传下去,李香君的为人与品格,将会永远被后人所敬仰!

总之,一部《桃花扇》留给人们太多的感慨与悲叹,留给人们太多的感伤与思考。正如黄梅戏主题歌所唱:“秦淮无语送斜阳,家家临水映红妆。春风不知人事改,依旧欢歌绕画舫。谁来叹兴亡?青楼名花恨偏长,感时忧国欲断肠。点点碧血洒白扇,芳心一片徒悲壮!空留桃花香!”

兄弟剧种《桃花扇》:

昆剧《桃花扇》(青春版)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gwNTk1MzIw.html 186:08

京剧 桃花扇(杜近芳叶盛兰录音杜近芳叶少兰配像)

http://www.tudou.com/playlist/p/l12368811i66797561.html 124:15

西安电影制片厂《桃花扇》

http://www.56.com/u67/v_NTI2NzgxMDg.html 121:11

精彩阅读连接

世界自然人文经典奇观(426)

中国自然人文经典景观(395)

毛主席照片著作诗词书…(54)

世界中国名牌大学经典(76)

书橱经典收藏(354)

历史大事件精选(303)

经典英雄人物事迹(49)

上海世博会经典照片(36)

经典博文(297)

人生处世处事经典(483)

健康养生经典(241)

经典字画玉瓷石雕篆刻…(392)

经典文史地基础文秘法…(73)

其他经典(364)

我的有感而发(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