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黄梅戏在线!弘扬黄梅文化,发扬黄梅精神! 祝全国戏迷朋友鸡年大吉!

赞助商广告

首页  »  新闻首页  »  艺术片  »  黄梅戏艺术片117《春草闯堂》

黄梅戏艺术片117《春草闯堂》

编辑日期:09-17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   点击:加载中

黄梅戏艺术片117《春草闯堂》

转载:非常有戏


相国李仲钦之女李半月在丫环春草的陪伴下,上华山进香,遇吏部尚书之子吴独纠缠,幸得义士薛玫庭解危。半月感激薛的救助之恩,又佩服他的高超武功,一时无以相酬。薛玫庭下山后,又见吴独打死渔夫,抢夺渔女,一时怒起,打死吴独,为避免连累别人,主动到府衙投案自首。春草关心薛玫庭的安危,赶到府衙探听消息,见吴母杨夫人,倚仗权势,强迫知府胡进下令杖杀薛玫庭,愤而闯入公堂阻刑。胡进质问缘由,春草一时情急,信口认薛为相府姑爷。吴母惊讶,胡进疑春草有诈,令春草带领,前往相府询问真假。春草一路磨蹭,筹思对策,胡进急于拿到证据,了结此案,自愿步行,将轿让给春草坐。到了相府,春草劝半月认亲,以救薛玫庭。半月迫于情势,含糊应承。胡进信以为真,急忙派遣守备携带书信上京邀功,半月得知消息,急忙与春草上京面父。李仲钦责怪半月越礼妄为,回信否认薛玫庭为婿,并令胡进将薛玫庭斩首。春草和半月得知,用计从守备手中诓得回信,改为婚书。胡进得回信大喜,大张旗鼓,送贵婿上京完婚。此举轰动朝野,京都和各省官员都纷纷送礼道贺,皇帝也赐予贺喜御匾。李仲钦被迫将错就错,听任半月与薛玫庭成婚。

香港古装电影《假婿乘龙》改编自传统戏曲《春草闯堂》,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讲述的是李相国千金李月娥在游玩时遭吏部尚书吴侗之子吴独调戏,为义士薛玫庭相救,两人互生爱意;吴独又调戏民女,薛抱打不平失手将其打死;吴独之母诰命夫人欲报杀子之仇,在公堂上逼迫知府斩薛,相府丫鬟春香为救薛,冒认其为相府未来姑爷;李相国得知后密谕知府将薛杀死,书信巧为春香知悉,便告知小姐私改为命知府送姑爷进京成婚;到京后喧动满城皆知,百官来贺,皇帝御赐彩礼,李相国进退两难,无奈遂认婿,有情人终成眷属。春草是这个故事的主角儿,象《花田错》也是一个小丫头春兰为主,小人物身上自有许多有趣、有戏之处,这个小丫头很厉害,毕竟是相府丫鬟,见过世面,胆子又大,脑瓜又机灵,随机应变,竟比一帮子高官贵戚精明得多,大约在这个人物身上寄托了剧作者很多美好的愿望。朱虹演了不少的古装片,印象很深的是《画皮》和《审妻》,她的瓜子脸扮相古典,演起小丫鬟来也是那么可爱灵动,相比较而言,小姐倒是显得木讷了。

豫剧《假婿乘龙》王艺红主演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E5NDkwMTg4.html 128:32

越剧《春草闯堂》

自莆仙戏移植。越剧花旦张云霞擅演此剧。她一度被观众誉称为“活春草”。她在表演《春草·闯堂》那场戏中,在春草对话命夫人以势利比势利的对唱中,有一句“要比你诺命夫人贵三分”的唱腔。把“贵三分”三个字反唱为白的艺术处理,达到了爆发性的效果。

此外,浙江嘉兴越剧团于19世纪,七八十年代演出此剧。

越剧《春草闯堂》杭州越剧院三团演出

扬剧唱词

第一场

桃李争开春意浓

粉蝶翩翩穿花丛

绿柳枝头莺声巧

燕舞呢喃舞晴空

白云深处山含笑

置身如在画园中

今日看山又拜佛

满腹惆怅化春风

李家贤妹真漂亮

秋波一转情意长

今日有缘来相会

正好与我配成双

官家之子无体统

不是丧心即病狂

速速带路下山岗

小人之辈不足较量

任你势比虎狼凶

横行霸道理难容

道路不平有人铲

我岂能袖手作痴聋

劝你速速放她走

莫怪薛某不相容

蒙大德愧无可报

遇小人得识英雄

排难解为份内事

小姐言重不敢当

听他言落落大方

可真是英雄肝胆菩萨心肠

古人丝绣平原君

奴只应香花供养

祝他前途无风浪

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好一个千金模样

言语举动不寻常

桃李比之输其艳

芝兰也觉逊其香

只是男儿未除湖海气

今日到底为谁忙

奸儿又在肆强梁

激起我玫庭怒满腔

第二场

奉命街头买花粉

只见路上站满了人

交头接耳似有奇闻

镣铐锁上薛恩人

衙役汹汹解将去

似捕强盗捉奸民

不由我失魄又惊魂

薛公子被捕是何因

闻此言似晴空起了霹雳声

打死吴独祸非轻

偏自来投案不怕罹极刑

眼见恩人无生路

叫我春草怎忍心

今日此案不是轻

尚书门第有威名

步上公堂心盘算

审理此案要精神

你为知府何无能

竟有凶徒任横行

早肯诘奸严吏治

吾儿何至丧了生

说起此事怒冲天

吴独强掳张玉莲

弱女呼唤求救免

反遭惨害实堪怜

薛某惩凶慰死者

为民除害理当然

民女张玉莲横尸道路边

凶器一块石脑裂三寸零

仵作验明填尸格

保邻具结众名联

苦主在府外声声口呼冤

刁民欠债撒赖不还

触石自尽与人无干

一介小命何足算

沟洫偏要起波澜

天子犯罪庶民同

何分富贵与贫穷

诛绉但云诛一夫

尚书公子有何稀罕

贱婢不知有尊卑

诰命面前无忌讳

若非看你主子面

今日断然不容你

奴夫与阁老旧相知

日日并肩步丹墀

同乡同朝情谊厚

吴家子何异李家子

即使阁老在家时

也无袒护凶徒理

责成皂役严行杖

杖死堂前即弃尸

闻此言吓得我的冷汗淋

相府的姑爷抱不平

难怪他打死尚书公子

毫不在意到案自承

两座大山同压顶

左偏右袒都妨我前程

公堂之上乱纷纷

两家都是股肱臣

彼此争持不相让

使我做了为难人

第三场

逢大案逢大案

好似舟船搁浅滩

玫庭是否李府婿

特向小姐一探看

知府无能偏究底

女婢饶舌心难安

为救公子不容缓

撒谎且过眼前关

如今回到府中去

此情怎对小姐谈

她若询知必羞恼

家法上身自贻患

宦海本来涉足难

何堪身在夹缝间

疏却天官亲阁老

利害迫人向上攀

为求小姐证一言

徒步康衢伴丫环

长短休管旁人说

不痴不聋莫做官

相府千金岂等闲

教她认婿总艰难

知府知情定反案

公子命在须臾间

哪管他心急似箭

岂知奴脚软如棉

明知此刻难摆脱

看起来我也可怜他也可怜

我把枯肠搜索尽

也无一计过此关

今朝春草好体面

执事排列在轿前

慢云婢女身微贱

知府为我作跟班

慢云婢女身微贱

知府为我作跟班

礼下于人欲有求

备尝奚落且包羞

第四场

华荫道上转回归

满怀愁绪诉与谁

离别之情系梦寐

面对菱花懒画眉

花前月下空自叹

只怕是一片痴情付流水

吴独见色便垂涎

路遇民女张玉莲

始则恃势来强掳

继复行凶击红颜

可怜花嫩易摧残

公子在旁怒目看

满腔义愤从中发

教他袖手实也难

一拳了结奸儿命

人人称快欢动西安

贱婢何故成疯癫

公堂之上乱发言

冒认姑爷世罕见

外人传笑失体面

妄作妄为把我瞒

可真是人小胆包天

是亲还是戚要认有万千

公堂岂是定婚店

哪能擅自注姻缘

前在华山急危间

薛公子不畏强暴解我难

小姐平日常谈论

今日翻作无事看

姑爷二字无半两

英雄一命重于山

受人之恩当报答

过河拆桥于心何安

父亲位望冠朝班

奴是千金礼教娴

公堂冒认事非小

教人知道岂不汗颜

贱婢无端起波澜

构成僵局难回还

如今知府亲求见

如何遣他转回还

越思越想难平愤

打你这贱人惹祸患

人情如纸薄冷暖顷刻间

今朝感恩德明日烟云散

任你危临身旁观凭冷眼

能者既忍心无能空自叹

蜚语中伤万箭攒

防川容易防口难

奴岂辜恩负义辈

此亲若认何异瑜闲

义气迫人且从权

心正何惧蜚语传

安能见弱不相救

公子死生争一间

知府门前等已久

暂认此亲度难关

乱腾腾游移莫断

急切切进退维艰

他是君子施恩于我不为高攀

奴本淑女越礼相报也异瑜闲

怎奈婚姻难自主

闺中怎可胡乱谈

事到如今无奈何

由你自为度此关

黄堂太守拜钗裙

门外等得腰腿酸

一声有请小姐赦

掸掸袍尘整整冠

未容平视故偷眼

形容体态也窥见一般

且听下官来曰旦

分明是芍药冒牡丹

贵府来意已知闻

吴薛是非容易分

吴独所为人共愤

薛生行侠气云喷

除暴安民万众欢快

幸勿徇私把罪论

吏部铨衔天下官

黜陟何曾凭公论

若非阁老东床婿

难敌天官家宰尊

如今小心翼翼问

小姐言正下官只遵

第五场

朝罢归来心烦闷

平地无端有奇闻

我女儿未把婚姻定

何来贵婿薛玫庭

偏是春草敢作证

公堂气走杨夫人

吴尚书朝房把罪问

老夫难把是非分

但愿得我的儿谨守闺训

西安府派人到事出有因

敬呈书信磬微忱

且喜薛生当世英

堂讯始知是贵婿

打死吴独侠堪称

已邀敝署勤招待

只候婚期亲送京

为怕尚书寻事做

仰求复庇幸垂青

前日酬愿太华山

归逢吴独阻儿还

他为拒婚心积恨

全不把爹爹放心间

任意轻薄来调戏

万般凌辱不堪谈

小姐正在危急万分

忽来天遣薛将军

拳似秋风扫落叶

势如猛虎入羊群

吴独主仆敌不过

连爬带滚逃回门

外间恶语沸腾腾

笑你闺中私配婚

为父在朝谁不敬

偏教为此累名声

都怪这贱婢惹此祸

还敢饶舌来京城

逆女作事败家声

无媒认婿笑煞人

吴府居官威显赫

他自惩凶孰敢与争

无端惹事累我担承

断难为此失交情

第六场

老爷喜怒浑无定

说话含糊未尽凭

设计来寻王守备

骗他御笔楼上行

一团喜气上燕京

谁知阁老脸如冰

写了回书叫回去

内中难测浅与深

鱼儿上钩中了计

春草心中暗自喜

穿过花径绕翠堤

一座高楼冲天砌

遥念家山帐睽违

土仪几事托携归

为语秋花喂鹦鹉

吩咐院公整花畦

小心门户勤洒扫

春来北燕自南飞

殷勤问候胡知府

感为此案明是非

这绫罗乃是宫廷货

送与胡奶奶做件袄

这皮袍顶上貂鼠毛

酬谢知府的大功劳

这两瓶乃是绍兴老花雕

送与你同僚喝得乐逍遥

这一包乃是京城名糖糕

分给胡府和你家小娇娇

来书一幅意重重

称道薛生当世雄

漫讶人传是我婿

老夫不许他乘龙

首付京都来领赏

升官预宴好酬功

案情重大英明决

休再依违两可中

悲切切心凄楚

爹爹此举太糊涂

闺中认婿岂为婿

堂上回书是爰书

为轻贫贱将义负

甘亲势焰把儿疏

听此言来勿起予

不知有无可敌处

来书一幅意重重

称道薛生当世雄

漫讶人传是我婿

老夫本许他乘龙

首府京都来领赏

升官预宴好酬功

案情重大英明决

休再依违两可中

第七场

一路上听府尊恭维一片

不由我薛玫庭心中了然

才知道世间事竟都荒旦

才知道胡知府如此这般

才知道小春草有智有胆

才知道李小姐越礼从权

怪的是相国垂青眼

更可笑这趋炎附势的糊涂官

阁老招亲山川动

一路鼓乐响上天

全省官员翘首看

前呼后拥好威严

料应轰动到全国

下官朝野共称贤

感谢姑爷打人命

升官晋级在眼前

贼知府理案擅徇情

敢与吾夫来抗衡

任你依仗相府势

颠倒律法有常刑

丈夫行仁不爱命

何须依仗宰相名

与你对薄刑庭去

有理何处不可行

我叨宰相亲眼青

何惧你吏部冰山冰

送婿上京鞭驰骋

气死你这个老妖精

第八场

相爷手谕真变假

小姐姑爷假当真

满城风雨传喜讯

一支回书定乾坤

你怎知薛玫庭

莫非他生了病

有道是吉人天相

分明是枉费心

怕的是姑爷来时他不认

怕的是首级来时须谨慎

锦上添花喜煞人

火上浇油急煞人

今闻丞相选得佳婿

特赐黄金千两美玉百双

御书佳偶天成

并命即日成婚

冷汗津津透重衣

今朝方醒后悔迟

天公若能随人愿

从空降下个好女婿

圣命煌煌钦赐婚

恁他是假也是真

佳礼成催合卺

为父只怕罪欺君

小春草休得要调皮过甚

心底事瞒不过你这诸葛孔明

剧终

莆仙戏《春草闯堂》第三场剧本(行当特色与人物行动的对应经典案例)

来源:莆田旅游http://www.ptlyw.com.cn/viewthread.php?tid=8681
人物行动,是塑造戏剧人物的主要方法。戏曲行当在展现人物行动上,一般对人物行动目的以及行动过程心理,都有独到的表现。
例一 莆仙戏《春草闯堂》第三场(摘选)
[春草上。二轿夫抬胡进上。 莆田艺校学生《春草闯堂》现场版(子笛录制)
胡 进:嗳呀!
(唱)逢大案,逢大案,
如船搁浅滩,
玫庭是否李府婿?
特向小姐一探看。
春 草:
(唱)知府无能偏究底,
女婢饶舌心难安!
(内心斗争,踌躇不前)
胡 进:嗳,春草,你何故不行?
春 草:我在前头用脚走,你在后面坐轿跟,当然是你啦!
胡 进:那么,我在前,让你在后,可好吗!
春 草:你要在前,你就先走吧!
(唱)为救公子,间不容缓,
撒谎且过眼前关;
如今回府去,势难再瞒混,
小姐询知必羞恼,
家法上身自贻患!
胡 进:(唱)宦海本来涉足难,
何堪身在夹缝间;
疏却天官亲阁老,
利害迫人向上攀。
(感谢小布提供片源)

旧版《春草闯堂》第三场唱腔(感谢朝将军上传)
[胡进先行,春草故意落后。下。
轿 夫:春草呀,春草呀!
胡 进:呃,呃,春草,春草!
春 草:(内)嗨!(上)
胡 进:你怎么不跟上呢?
春 草:我跟不上啦!
胡 进:此案关系非轻,本府坐卧不宁,望你勉强打个快步吧!
春 草:你急,你就先去吧!
胡 进:嗳呀!急惊风,偏遇见慢郎中。春草,再也慢不得啦!
春 草:真是吃肉的不知养猪的艰难,坐轿的那晓走路的辛苦!
胡 进:唉!(摇头)我下轿,我下轿,和你同走。来,住了轿!
轿 夫:住轿呀!
胡 进:唉!
(唱)为求小姐证一言,
徒步康衢伴丫环,
短长休管旁人说,
不痴不聋莫做官。
春 草:(唱)相府千金岂等闲,
教她认婿总艰难;
知府知情定反案,
公子命在须臾间。
胡 进:春草,为什么不走了?
春 草:我是走不动了。(索性坐在地上)
胡 进:嗳,嗳,春草!你又怎样啦?
春 草:脚痛。
胡 进:可真娇嫩,没走几步,脚就会痛。这……这怎么办呢?这怎么办呢?
春 草:嗳嗳,这怎么办呢,这怎么办呢?
(旁唱)哪管他心急似箭,
其如奴脚软于棉。
明知难摆脱,一味耽挨延。
看来我也可怜,他也可怜!
(左思右想,不觉起而徘徊)
我把枯肠搜索尽,
也无一计过此关。
胡 进:呵,春草会走了,春草要走了!
春 草:(急坐下,捶膝盖)哎哟!哎哟!
胡 进:哎呀!春草,你要本府在前,本府就让你在后;你要本府同走,本府就下轿步行。现在又不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春 草:就是不会走,有什么一回事,两回事。
胡 进:这这……
轿 夫:老爷,轿空着……(示意把春草拉进轿里,抬着到相府去)
胡 进:呵!是是是。请春草轿里高坐,抬到相府。得见小姐,感恩不尽!
春 草:(旁白)呀,感恩!我家小姐,蒙薛公子解救,岂无感恩之情。
胡 进:春草呀,就请上轿吧!
[春草不答,沉入深思。
轿 夫:尊她一声吧!
胡 进:呵!是是是,尊一声春草大姐,春草大姐呀!本
府真的要把这大轿让你坐,难道还会骗你不成?
春 草:骗!(旁白)哎呀,我有了妙计了!倒可以和秋花计较计较,把这知府骗一骗,混过这一关再说。
胡 进:春草大姐,请吧,请吧!
春 草:好,既然请我坐上大轿,那我就是府太爷啦,你就要伺候我!
胡 进:嗳呀,只要你肯坐,本府自然像你的师爷一般,殷殷勤勤地来伺候你了。
春草:(笑)就照你的话说。来,伺候我上轿!
莆田艺校学生《春草闯堂》片断二(子笛录制)
胡 进:上轿呀!(掀帘)
春 草:鸣锣开道呀!
胡 进:鸣锣开道呀!
[军士内应。
春 草:嘻嘻!
(唱)今朝好体面,
执事排轿前;
漫云婢子贱,
知府做跟班。
胡 进:(唱)为欲乌纱稳,
何妨狗窦钻;
若非攀势要,
安得驾高轩?
这是一段花旦和丑行的戏;一个饰丫环,一个饰知府。丫环春草在公堂冒认相府女婿;知府胡进听说是宰相家的女婿在自己手中犯案,以为是一次抓住裙带升官发财的好机会,但又对此事的真伪心存疑虑,所以坚持要到相府去亲自询问小姐,才肯确定立场。春草情急之下冒认了姑爷,她原本只想拦住知府用刑,保护薛公子的性命,不料胡进马上要亲自去相府询问小姐,一时让她陷入两难境地。胡进的目的是急着要去询问小姐,了解真相;春草的目的是要拖延时间思考对策,寻找机会渡过眼前难关;两人的内心目的表现在这段前往相府的路上,正好是一个催促快走,一个踌躇难行。花旦和丑行的表演,都有丰富的身段动作和面部表情,都以生动活泼、热情夸张的风格见长。剧作在此精心安排了这一段行路和乘轿的剧情,给这两行的演技特长以发挥的空间,也为人物在行动过程中的心理活动提供了表现的机会。借助戏曲所擅长运用的虚拟手法,在“抬轿”、“坐轿”和行走动作中,人物几番停停走走的情节,把人物丰富的内心活动——清晰地展现出来了。

精彩阅读连接

世界自然人文经典奇观(426)

中国自然人文经典景观(395)

毛主席照片著作诗词书…(54)

世界中国名牌大学经典(76)

书橱经典收藏(354)

历史大事件精选(303)

经典英雄人物事迹(49)

上海世博会经典照片(36)

经典博文(297)

人生处世处事经典(483)

健康养生经典(241)

经典字画玉瓷石雕篆刻…(392)

经典文史地基础文秘法…(73)

其他经典(364)

我的有感而发(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