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黄梅戏在线!弘扬黄梅文化,发扬黄梅精神! 祝全国戏迷朋友鸡年大吉!

赞助商广告

首页  »  新闻首页  »  艺术片  »  黄梅戏艺术片114《徽州女人》·上

黄梅戏艺术片114《徽州女人》·上

编辑日期:09-16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   点击:加载中

黄梅戏艺术片114《徽州女人》·上

转载 : 非常有戏

《徽州女人》是一个悲情故事,100多年前徽州小村落里,女主人公15岁出嫁,丈夫却在新婚之日剪掉辫子离家出走,女人从此开始了漫长的等待。35年后,青春不再的她终于等到了丈夫的归来,但丈夫也带回了在外另娶的妻子和孩子,令人感慨。

这是韩再芬老师策划并主演的一部黄梅戏舞台剧,从1999年至今已在全国各地演出了二百多场,受到专家和黄梅戏爱好者的喜爱。也因为该剧韩再芬老师荣获第十七届戏曲梅花奖!

黄梅戏和徽州女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81135b1010000ax.html

我自小在安庆长大,黄梅戏的浓郁氛围对我影响颇深,虽然黄梅戏现在有些疲乏之势,不似以前那么红遍大江南北,也没有新的剧目问世。但在我的家乡,依然是听众广泛,基础牢固,“何曾舍却闻几许,黄梅之调天上来”,所以上至白发苍髯,下至黄口小儿,黄梅唱段,信手拈来,莫不能唱。我在外多年,一直以之为乡音,闲暇时听上一听,备感亲切。

我一直想写篇有关黄梅戏的文章,中文的没有下笔,倒是先写篇英文的黄梅戏演讲稿“HMO in AnQing,在学校的FreeTalk上做英文演讲,当时颇有些感动,我的同学对黄梅戏的兴趣很浓,许多人都知道严凤英,知道《天仙配》,也知道《女驸马》,还有人告诉我她也是听着黄梅戏长大的,似乎黄梅戏的状况还不是我想的那样坏。我本想现场唱上一段《谁料黄榜中状元》,但我的嗓子不好,怕同学们失望,更怕丢了黄梅戏的脸,可见我对黄梅戏爱护之深。

黄梅戏的后起之秀是韩再芬,长相甜美,唱腔圆正,得过戏剧界的最高奖项梅花奖。她是安庆潜山人,离我老家并不太远。几年前她的《徽州女人》以舞台剧的形式全国巡演,颇受好评,确实给黄梅戏长了一回脸,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年她沉寂了下来,她的最新舞台作品反而是和巩汉林在春晚上合作的一个小品,让我有些失望。

四月份我去黄山,在宏村看到那些典型的徽派建筑,窄窄的深巷,悠长的石板路,高高的马头墙,天上飘着萧瑟的雨,尽头是一个女人的背影,打着伞,略显凄凉。让我一下子想起了韩再芬的《徽州女人》,想起了她在第一幕《嫁》里的唱词:

隔着窗棂偷眼望哎。

细雨蒙蒙遮青山也。

青山脚下一把伞哪,

伞下书生握书卷哎。

高高的身材,宽宽的肩啊,

一条乌黑的长辫垂腰间呀,

雨莲半月塘,蒙蒙遮青山,多么适合黄梅戏的意境呀。爱极了这样的唱词,诗意的词、诗意的曲,再加上诗意的背景,那真是一幅美不胜收的画卷了!女人出嫁时,背后的背景是纯版画的风格,细风斜雨、绽开的莲花和飘飞的柳叶,那个意境,忘记形容。韩再芬的身段也是很好的,那一款款舞蹈式的曼舞恰倒好处的溶进了黄梅戏里面。徽州女人被迎娶进村,新郎却为了反抗媒妁婚姻,半夜出逃。没有人敢告诉她,小叔子出来背新娘,她付在那瘦弱的肩膀上,你听那徽州女人在唱:

我郎本是五尺汉哪,

为何力薄身子单哟?

想是苦读熬寒暑喽,

又迎亲夜难眠啊!

过门后,

我定要为他细调养。

就是这样的唱调,勾勒了江南水乡的阡陌清秀,勾勒了徽州女人的欢快贤善,也勾勒了黄梅戏的灵动和清韵。有人这样评价《徽州女人》:她是一首赞美诗、一曲真善美的咏叹调,是当代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徽文化作品...她丰富了舞台,丰富了黄梅戏,丰富了徽州,更丰富了女人。

然而那是一个凄婉的故事,她记载了一个女人沉重的一生,一个村落,一个天井,就是女人的全部,女人的天堂。透过重重窗阁,拍遍栏杆处处,尽是沉闷凄苦寂寥的岁月。在黄梅戏的唱腔里,淡去了哀怨,隐去了愤恨,只剩下徽州女人深深的爱,深深的眷恋,在窄巷深院里,静静的等爱人的归来...

但是黄梅戏依然传承了一种忧伤,淡淡的感觉,一个女子素容淡状,站在长长的青石板路上,用清脆婉转的江南小调唱着相思,唱着期盼,然后转过身去,慢慢的走,也许提着一篮新摘的菜,也许挽着一盆刚洗过的衣服,这时太阳落下去了,烟雾起来了,几只不知名的小鸟飞过,唧唧嘈嘈,一天就如此过去了...

而明天,依然如是...

[附《徽州女人》剧情]

《徽州女人》由画家应天齐的宏村版画加韩再芬的灵感而成。全剧人物没有名字,分“嫁”

“盼”“吟”“归”四场。

“嫁”

---唢呐声中一乘花轿过得桥来,轿中是少女和她满溢的幸福,只因“丈夫”来相亲时低灯见过那伞下的一卷书和一条辫,从此书生的背影便令她憧憬无限。她不知那书生已远离家门,背新娘的人是新郎的小弟。伏在瘦小的背上,红盖头下却在思量要如何为丈夫补养身子。洞房外一天寻人不着的公婆终于吐露真情,天真的女人第一想到的是“他嫌我?”公婆说他去求功名了,她即转忧为喜:“求功名好喂”。高高兴兴接受了小弟的跪拜,一声“大嫂”从此注定了女人的一生。心中那飘荡的长辫已被丈夫剪下,捧在手中,独坐空房,女人对自己说“他这是怕我寂寞,留下辫子陪我”。

“盼”

---十年过去,女人认认真真地做好该做的,为尽孝道,已将公婆改口叫爹娘。每天去井台打水很久才回来,只为在桥头看到丈夫突然出现,甚至想过了桥去,去外面看看,去把丈夫找回来,可对于“外面的世界”,她惶惑,身为女人,只能坐守井底。公婆实在不忍看她受此折磨,要将“女儿”嫁人,村里唯一的老秀才提的建议却是“等”。因为他当年也是离家闯荡,三十年后照样叶落归根。

“吟”

---又是十年。丈夫有电报发来,说是已任县长。全村欢喜,老秀才要写回电,女人只说两个字--“快回”,二十年的苦等仍未将她的希望抹平,为接喜讯匆匆换上的嫁衣红得耀眼,红得让人想哭。随后到来的信里有大洋,还有三口之家的全家福照片,面对微笑的女人,所有的人都不敢说。公婆悄悄将照片藏了起来。因儿子的不肖,媳妇的不幸,两位老人不久即撒手而去。女人突然发现自己再也没有活的意义,一切都是为谁而忙?漫漫长夜如何苦熬?隔壁小叔一家红红火火,这边凄冷无助,那边却又诞麟儿。黑夜中,小叔送来了一盏明灯---襁褓里的婴儿让她又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归”

---十五年飞逝而过,婴儿也长成了甩着黝黑长辫的少年书生,女人却老了,她每天都用颤抖的手为儿子梳辫子,她说,梳辫子好看啊。儿孝母慈,似乎日子就该这么平静地过下去。村外却走来了叶落归根的“丈夫”和他的夫人。“唢呐大哥”将消息告诉女人,她慌慌张张地要去为他们收拾屋子,要为受了风寒的那个“她”煮姜汤,人们这才知道原来她早已明白真相,为婆婆整理遗物时那张照片告诉了她一切。儿子泣不成声,明白母亲让他读书是为了有一天能为她念那封信,可其实那信他早已读过数遍却不敢对母亲说。女人含泪说让儿子读书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带她到“外面”看看,她真想去外面啊。

在桥上,女人迎接丈夫,只说着“家来啦?家来着就好”,招呼他进屋。丈夫不知她是谁,一遍一遍地问,她说“我?我是你伢子的姑姑......

缓缓的,女人一步一步走向台前,大幕垂下。

剧终。

黄梅戏《徽州女人》观感

作者:快乐一笑519

http://www.cc222.com/article/96476.html

1119晚八点,我作为一名特邀嘉宾,来到石化俱乐部前排,有幸观看了家舞台艺术精品选剧目汇报演出,一睹由著名黄梅戏艺术表演家韩再芬主演的黄梅戏《徽州女》。在整个演出过程中,愉悦的音乐,甜美的唱腔,精彩的布景,出的演技,也给摄影发烧友,过足了摄瘾。

许是对黄梅戏的偏,许是韩再芬特殊的演艺平,却让我一下沉浸在那100多年前发生在徽州地区的往事,沉浸在一位孤苦女的一幕生悲剧之中。

《徽州女》分别由《嫁》、《盼》、《呤》、《归》四幕组,随着剧幕的徐徐拉开,当我们听到欢快的唢呐,看到喜庆的迎亲队伍,在一对大红灯笼的开路下,在旗、罗、伞、和盛着新娘凤冠霞帔珠花首饰的托盘的族拥下吹吹打打走向方家走去。

随着姑娘花娇,瞬间变大嫂的黄梅调的歌声,一位衣着鲜艳华丽的徽州女,蹬花娇,被迎亲的队伍抬到新郎家的村庄。

正当们喜庆之时,接着剧急转而下,从未谋面的新郎为了逃婚,竟然剪掉长辫子,离家出走。

新郎的父,只好以其小儿子假伴新郎,将嫂嫂迎回家。并告以大儿子求功名为由,哄儿媳空守房十年。

在这漫长的等待的岁月里,年轻的妻,思盼希望丈夫早回家团圆。年老的公婆,许是良心发现,委屈了自己的好儿媳,想让媳改嫁,均被封建教所困扰。剧中还借用族中长老老秀才之,说这媳等丈夫归来,这字,就是眉飞舞的着在院里守候丈夫的归来。要耐得着寂寞。

就在这个徽州女思夫心切,父以为儿子不在世,们感到失望之时。远走他乡的大儿子却给家里父来了一份电报,寄了100块大洋,称其在清远县当县长。这样的剧似乎又给年老的父及新娘重新燃起了盼的希望。

就在众托村里老秀才回电,让他速归之时,不久,大儿子却给家里来了一封信,称其已在他乡娶妻生子,并寄回一张全家福,说儿子已经5岁了。老父听完老秀才说完此信,急犹愤,在回家的路,一怒之下,绝亡,其老伴不久也随夫而去。

从此,漫漫长,对这样一个年轻、漂亮、善良、贤慧、孤单的女来说,是多么的可怕,生活对她来说又是多么的不公平,在这孤苦的岁月里,她空守房又过了十年,其小叔子也娶妻生子,好在小叔子在边并遵守父之命,将多生的一个儿子,过继给嫂嫂当儿子,以便后给她养老。从此,让这个孤独的女有了一种希望和寄托。

这样的子又过了十五年,当他做县长的丈夫,官场失意告老还乡,携妻回来之时,这位还未曾与丈夫谋面的媳,将保留了35年之久的长辫子及他当寄回家给父的照片,完璧归赵归还给丈夫之时,他却复地问: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最后,这位痴为他守了一辈子活寡,青尽逝的可怜的徽州女,做出了一个令所有观众震撼心的回答我是孩子的姑姑!

我不知道,这位当为逃婚离家出走多年,到老官场失意,叶落归根时,望着空守房至今的女,他是何种感想,正整个戏剧到此嘎然而止,让所有的观众在巨大的悲中,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心灵的震撼,留下无穷的回味余地……

黄梅戏《徽州女》,表达了在封建社会里,女们的婚嫁不自主,全凭父之命、媒灼之言。即使嫁了个不如意的丈夫,也只得嫁随、嫁狗随狗,对付着活一辈子。

这些女们在宗族、教等封建思想的束缚下,一生命运悲惨。殊不知,为了贞洁、牌坊,多少女默默地作出了惨重的牺牲,在那高墙深院的影里,又有多少女失去了生最美好的生活。

连想到新中立后,和政府为保障女们的合法权益,先后制定了多部法律法规,保障女平等。今女地位之提高,是随着社会的发展,类的进步而相相辅相的。因此,我们广大的女同胞们,在自重、自、自强、自立的旗帜下,难道不应该倍加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权益吗?这也许就是我观看黄梅戏《徽州女》的一点感想吧!

20041119

黄梅戏《徽州女人》剧本

黄梅戏·徽州女人

时间:从前地点:与世隔绝的徽州古民居

人物:女人、丈夫、公公、婆婆、小叔子、养子、

吹唢呐的、老秀才、轿夫、男女邻里、司仪、孩童

第一幕嫁

腊梅欲绽的时节。

天籁之声悠远,寂寥,大幕缓缓启动。

景:桥。黑黑的空间一座石桥挂在顶端,上不着天,下不落地。

唢呐象是要吹破天似地突然响了。舞台上随着那吹破天似的唢呐声跃出一群滚动的红色,那样浓,那样艳,裹着女人;……四个轿夫和一个吹唢呐的主宰着这红色的滚动,兴奋,热烈,却不失凝重,伴着同样兴奋,热烈又不失凝重的山歌。没有什么调性。

(幕后)吹喇叭的吹破了天罗,

抬花轿的踏平了山罗!

一乘乘花轿肩头上过唷,

一个个姑娘变大嫂喂!

[音乐间奏渐渐地变得有调性了,红色的滚动也渐渐形成井然有序的舞蹈队形——原是一乘颠动的花轿。

()叫声姑娘你坐好,

前边就要过石桥,

过了石桥你就变大嫂喂!

[舞蹈放慢,是一段放慢的抬轿舞。

()哎呀呀,轿夫哥哥说麽子话也,

什么样的桥叫我变大嫂哎,

悄悄撩起盖头看……

看一眼桥哎,我的心飞出了轿哇……

[梦幻的音乐合着喜鹊,流水,伴着女人从轿中飘出。

[“江河水般的音乐初现。

[无数只带头冰凌的干枝腊梅覆盖了舞台。

女人(念白)天遂人愿,把我嫁给了一个如意郎君。女儿家呀,等着揭盖头的那一刻。娘说……他一家温和又厚道;爹讲,他是远近闻名的读书郎……我曾在窗口偷偷的瞧见过他……,瞧了这一眼啊。

()这辈子,这辈子,……再也丢不下!

烟雨朦朦一把伞呀,

伞下书生握书卷哎。

高高的身材,宽宽的肩啊,

一条乌黑的长辫肩头上飘喂,

飘飘摆摆摇摇甩甩,……

他呀,他就绕过了半月塘……

留下青山雾朦朦,

半月塘中雨打莲。……

花轿里面再看桥喂,

呀!……

却原来,却原来,……

一抹彩虹挂天边,

小妹我驾着彩虹,……

我,我,变大嫂喂,

女合(幕后)喜鹊枝头叫喳喳喂,

喜鹊枝头叫喳喳喂。

喜鹊,喜鹊你轿顶上飞,

衔着花轿下石桥喽……

[桥隐去。

吹唢呐的新郎官拦轿着!

[男女邻里拥着新郎装扮的小叔子上,新郎的衣服帽子皆大。

吹唢呐的怎么是你哟?你哥咧?慢慢说,怎么回事?……

小叔子我,我,我哥不见了!

男女邻里他哥不见了!他哥不见了!

[众人躲开花轿,怕声音被新娘听见。

吹唢呐的不见了?昨天我还和他哥说话了嘛!

小叔子我娘说,不能冷落了新嫂子,让我先把新嫂子背回家……

吹唢呐的你娘呢?

小叔子我娘在招呼客人。

吹唢呐的你爹呢?

小叔子我爹到处找去了。

女乡邻甲快,先把新娘背回房再说。

女乡邻乙是啊,老远地颠了一路,尿水都憋死着。

轿夫甲真是秋树上长蒜薹——怪事!还不快去找?快去找!

(对小叔子)你快去背啊!

[收光。

轿夫甲(在特写光中大声喊叫着)敲起来,唱起来,背新娘喽!

[暗转。

[音乐中起光。

[景:巷,黑巷,两边错落着白屋。

[小叔子背着新娘舞蹈上。这是一段非常风趣的舞蹈。

小叔子()弟矮小喂,嫂子长哎,

好似田螺背壳房哎。(一个趔趄)

女人他为何一步三摇晃?

小叔子哥哥你为何躲来为何藏!

女人背人的人啊,热烘烘,

阵阵扑鼻是汗香。

头一回扑在他身上啊,

飘忽忽羞难藏啊……

[小叔子衣衫太长,绊脚,又要擦汗,他背得很艰难。

小叔子哎呀呀……哥哥喂,

弟能代你背新娘哎,

弟能代你拜花堂哎,

弟能代你揭盖头哇,

哪能替你入洞房啊!(又一个趔趄)

女人哎呀!(一闪,手滑到小叔子胸前)

[过门,节奏转舒缓。

()我郎本是五尺汉哪,

为何力薄身子单?

想必是苦读熬寒暑哇,

又为迎亲夜难眠。

过门后,

定要为他细调养。

我的亲娘啊!

相夫教子我记熟啦……

小叔子(再一个趔趄,跪倒在地)哎哟!

[女甲、男甲急上。

女甲快起来,快起来,新娘子没入洞房脚是不能沾地的!沾了地就生不出伢子了!快叫他们铺粮袋!

男甲()铺粮袋喽!

[一群女人拿着粮袋上,边唱边传粮袋。

()传粮袋呀,铺粮袋,

铺好粮袋新娘踩,

一踩踩进洞房里,

一代一代传良代!

[音乐止。

[收光,暗转。

[更敲三下。

[音乐把人带人冥静而不安的空间。

[光渐起。

[景:门。镂空。雕花的徽州木制门,一座封闭的门。

[门后显出婚床和新娘,新娘坐在婚床上,头上蒙着盖头,一动不动,心,却不那么安宁。从顶上盖头,她就等待着揭盖头的那一刻。她上了花轿,被背上肩头,踩着麻袋,拜了花堂,进了洞房……她等了半天又半夜,三更天了,还不见新郎来。她,一个聪明的女孩子,一个爱幻想的女孩子,一个必定也是想象力极丰富的女孩子,她不会没有预感,只是她不会把事情想得很糟糕。

[前区光起。

[台左坐着小叔子,手里拿着新郎官帽子和胸前佩的红绸,直愣愣,傻呆呆地。台右坐着公公和婆婆,衣着都很考究,是为长子办喜事特意换上的;婆婆头上的红绒花依在,公公抱着一个小包。

[三人静坐良久,公婆欲言又止。

[公公深深地嘘了一口气,象是嘘儿子,却又瞥了一眼婆婆。他是嫌婆婆没有张口开腔。公公心里想着:都三更天了,你还等什么?

[小叔子起身要走,父母制止,复又坐下。

婆婆(终于开口了,以着雕花门内)伢子,好伢子,对不住你了……

[女人无语。

婆婆那个不争气的,……他,他跑了!

[女人震动了一下,要揭开盖头。

婆婆女人不可以自己揭盖头,那不好!

[女人又把手放下。

婆婆我和他爹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女人仍无语。

婆婆(看看公公,公公示意她说下去)要不,明天让他爹和他弟送你回……

女人不。

婆婆(高声)不?

女人(也高声)不!

婆婆不!

公公(终于挪动了一下方位,重重地冲婆婆点点头,又挠了挠下巴颏底下,长舒了一口气)不。……

[婆婆捅了公公一下,示意下面该怎么办

女人为什么?……

婆婆什么为什么?

[婆婆和公公静听,小叔子打瞌睡。

女人可是嫌我?

婆婆不,……

女人不?

公公他敢!

女人他敢?

婆婆不,不是不敢,……(瞪了公公一眼)是不嫌。

公公(小声地递话过去)全家人都不嫌。

婆婆全家人都不嫌,早就盼着你过门了!

[女人和着江河水般的音乐,哭了出来。

婆婆(也哭了)伢子,委屈你了!他上了学堂,读了书,花样就多了。

[长时间的静场。

女人他还会回来吗?

婆婆会回来!他是远近闻名的孝子,家里有我和他爹,他是一定会回来的。

女人(带着一点遗憾)哦。

公公(听懂了)还有你。

女人他为什么跑?

[婆婆看公公。

公公(小声提醒婆婆)求功名……

婆婆想必是为求功名吧。

女人求功名?……好!……

婆婆(对公公)求功名好!

公公伢子,你不怨他?……

女人我,我等他。……

[仍是那江河水般的音乐。

[公婆心中的石头落了地。婆婆猛地站起,公公也站起,欲打开手中的小包。

婆婆(止住公公)慢!伢子,快让他弟给你把盖头揭开,捂了一天了。

女人不!……

婆婆咳,不是要你嫁给他弟弟,是让他弟替他哥给你揭盖头,盖头得男人揭,行不,伢子?

女人嗯!

婆婆委屈你了!(走向小叔子)快,替你哥哥揭盖头!

[音乐转抒情。

[木雕门慢慢打开,小叔子如履薄冰般地走向嫂子,慢慢地将盖头揭开。

[小叔子第一次看见如此美丽的形象,他被嫂子的美惊呆了。

婆婆(对小叔子)还愣着干什么,快给你嫂子磕头!

[小叔子跪下。

婆婆叫大嫂!

小叔子(生硬地)大嫂!

[静场。

女人()从来人都叫小妹,

忽然把小妹叫大嫂,

却原来,却原来,

小叔子一叩一拜,

从此我就变呐,

变成了大嫂哇。

是大嫂就该有个大嫂样,

切不可哭天抹泪遭人笑,

我的亲娘啊,

小妹我……

擦干泪水,……

面带笑,……

从今后,……

做一个,

端庄贤慧,持家主事的好大嫂!

[她努力地将自己端起来,做出一个大嫂的样子。

女人(白,对小叔子)快起来吧!累了一天了,快去歇着吧。

[小叔子起身,下。

女人(舒了一口气,走向公婆)公公!婆婆!

[女人跪拜公婆。

[公公喜出望外,婆婆扶起女人。

公公婆婆好媳妇!

公公伢子,我们做公婆的对不住你呀!

婆婆他爹,现在都是一家人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女人公公,现在都是一家人了。

婆婆说,都快五更天了,媳妇熬了一夜了,说完了,早些让媳妇歇着。

公公咳,这个忤逆不孝的,走就走吧,他还……

[公公把包袱递给婆婆,婆婆打开包袱。

婆婆他把辫子给剪了。

公公嘘,小声点。……

女人(凑近包袱,没敢接)辫子?

公公家丑不可外扬。古人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要是让外人知道了,岂不笑掉大牙呀!

婆婆媳妇,你也早点歇着,啊!

[女人点点头,婆婆转身欲下。

女人哎——

婆婆(忙回身)要不要我陪陪你?

[女人摇摇头,婆婆又欲下。

女人(突然地)婆婆!

[婆婆止步。

女人那是他的辫子!……

婆婆是啊。

女人那,那是……他的……辫子!

婆婆哦,哦,是他的,……留给你,留给你!

[女子羞涩地背过身去,婆婆凑过去,女人越发地不好意思。婆婆悄悄地把辫子放在床上,笑着下场。

女合(幕后)呀,……冰凌凌花开是腊梅也,

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喂,……

女人()黑油油的辫子哟离肩头剪外,

想不出我的郎是何模样,

黑油油的辫子手中握也,

想不出我的郎这是为那般。

推开窗棂问明月,

[天籁之声,银光晶莹。

月亮姐姐笑我呆。

我晓得了,月亮姐姐,

我的夫也,他,他……

留下青丝伴我眠……

[女子回到婚床边,望着丈夫的辫子。

女人(自语)男人没有辫子好看吗?

[女人噗嗤一笑。

[收光,幕落。

完整剧本见黄梅戏艺术片114《徽州女人》·下http://13561352848.blog.163.com/blog/static/1175057462011523948670/

精彩阅读连接

世界自然人文经典奇观(426)

中国自然人文经典景观(395)

毛主席照片著作诗词书…(54)

世界中国名牌大学经典(76)

书橱经典收藏(354)

历史大事件精选(303)

经典英雄人物事迹(49)

上海世博会经典照片(36)

经典博文(297)

人生处世处事经典(483)

健康养生经典(241)

经典字画玉瓷石雕篆刻…(392)

经典文史地基础文秘法…(73)

其他经典(364)

我的有感而发(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