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黄梅戏在线!弘扬黄梅文化,发扬黄梅精神! 祝全国戏迷朋友万事如意,阖家幸福!

黄梅戏微信公众号

赞助商广告

首页  »  新闻首页  »  艺术片  »  黄梅戏艺术片102《柜中缘》

黄梅戏艺术片102《柜中缘》

编辑日期:09-14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   点击:加载中
黄梅戏艺术片102《柜中缘》 转载 : 非常有戏

《柜中缘》原来是一出小戏,长不过一个小时,过去通常用来作"垫戏"演出。但由于这是一出演绎将一个男人藏在柜子中引出来的爱情故事,剧中的主角"淘气"又是个面丑心善的丑角人物,颇具有河南戏《卷席筒》中小仓娃的特质,另外该剧人物不多,但丑行、生旦齐全,唱腔委婉动听,表演诙谐幽默、令人捧腹,所以被全国差不多的剧种看好,秦腔、京剧、评剧、豫剧、曲剧、越剧、黄梅戏、川剧、汉剧、晋剧、桂剧、淮剧、河北梆子、蒲剧、吕剧及二人转等剧种均有上演,成为一部家喻户晓的传统戏。甚至还被改编为话剧和戏曲小品上演。传统小戏《柜中缘》

许钱氏---[青旦]翠莲母

李映南---[小生]公子

许翠莲---[小旦]

甲、乙---差役[]

---[小丑]翠莲兄

[许钱氏上。

许钱氏(引):女儿未成婚,叫人常在心。

(诗):小女今年十六春, 日拈彩线弄金针。

说与富家她不愿, 只愿配个读书人。

(白):奴家许门钱氏,世居浙江仁和县。丈夫去世,留下一子一女。子名淘气。女名翠莲,年方二八,说了多少亲 事,总嫌不是书生。今日天气甚好,想到娘家探望母亲,并托兄长为女择婿,不免前去一回也。

(唱):今日里到娘屋去把亲探,

与女儿要寻个美满姻缘。

回头来把女儿一声呼唤,

(白):翠莲儿走来!

[许翠莲上。

许翠莲(唱):上房里转来了许氏翠莲。问母亲你唤儿有何事干?

许钱氏(唱):你去叫你哥哥快把驴牵。

许翠莲(白):牵的驴子做什么?

许钱氏(白):我到你舅家去呀。

许翠莲(白):我舅家没有什么事情,你到那里干什么?

许钱氏(白):给你个蠢才寻下家呀么。

许翠莲(白):()怪道来,想寻的开销我呀。我给你说,我……

许钱氏(白):你怎么样?

许翠莲(白):(掩口)我……

许钱氏(白):你到底怎么样?

许翠莲(白):我的话你知道。(背身)

许钱氏(白):我知道你要个念书人儿。我总要给你寻个打牛后半截子哩。

许翠莲(白):你寻个打牛后半截子的了,我就不去,你就去。(背身立)

许钱氏(白):看谁要的我给他做妈呀。我去托你舅舅给你寻个读书人。你快叫你哥哥去。

许翠莲(白):哦,是呀,(出门向内叫)哥哥,把驴子备上牵来!

[淘气作牵驴状上。

气(白):来来来了呀。

() :我把驴喂的滚膘圆,驴背上备了木头鞍。

许翠莲(白):(面向台前)哥哥快来!

() :拴到树上把娘见。(拴驴)

许翠莲(白):(面向台口前作思想状,慢声叫)哥哥快来!(声更小) 哥哥快来!

气(白):(向台下)这孩子象发了痴了。 (立翠莲背后)

许翠莲(白):(作思想)天爷,保佑,叫舅舅再给我寻下个白面书生,那我就…… (掩口羞,淘气咳嗽,翠莲惊看跑进门,立母身旁)我哥哥来了。

气(白):(向台下)怪道我说这孩子怎么发了痴了,为一个白面书生,在心里上来下去的作怪哩。哎,真是女大不中留呀!(进门,唱)

(唱):问母亲骑驴向哪边?

许钱氏(唱):我到你舅家去游玩,

牵驴子随娘走一番。

气(白):哦,看我外婆去呀。好好好,去可吃我外婆两个鸡蛋。

驴子备好了,请妈上驴。

[拉驴,母同翠莲同出门,许钱氏上驴。

许钱氏(白):(向翠莲)哎,儿呀。

() :你莫在门外胡卖眼,我走后紧紧把门关。

许翠莲(白):儿记下了。

许钱氏(白):宁要记下。()

气(白):哎,娃呀,母亲与你叮咛的话,你要记下!

许翠莲(白):你走你的路,看你操了些闲心哟。

气(白):(微带气)哼,虽然操的闲心,我总没操白面书生那心,(翠蓬羞惭,猛关门)哈,把孩子说臊了。哎呀,从今向后给这个娃要操心哩。这心眼简直开了,简直开了。(前后回头看,翠莲猛开门)你先敢给我出来。(翠莲含笑猛关门)你看你看,我竟然管不住了么。哎呀,这这这,把这个留到屋里,我心里总不放心。这再在家里引上个白面书生,倒怎么了呀。(向内看)哎,我妈已经走的远了,待我快赶驴去。妈,莫要远走,你儿赶你来了!()

许翠莲(白):(开门看)哎,好笑呀。

() :我的话儿他听见,

他一说我就把门关。

开开门儿四下看,

门儿外到底眼界宽。

(白):我母亲成天家把人圈到屋里,好象上了囚了。今天她走了,我不免拿上个活儿坐在门首,也给它个眼宽眼宽。

(取活坐台角,穿针线)唉!人在世上,再莫要生个女孩儿!生就女孩儿了,成年累月总不得见人。自己的身子由不得自己。不知道将来连谁在一块儿过活呀。(做针线)

李映南(内唱):二差人赶的我心跳气喘!

[李映南上,跌坐,起,翠莲猛抬头见李映南,立起,李映南想进门,翠莲忙拦。

许翠莲(白):哪里这个人?我家没有男子,你你你向我家做什么?

李映南(白):(作揖)姑娘快快救命!(仍想进门,翠莲仍挡)

许翠莲(白):什么事儿,叫人救命?

李映南(白):姑娘不知,我是李都堂的儿子李映南。我父被秦桧所害,满门犯抄,只我越墙逃走。差人尚在后边追赶,姑娘快快救命,快快救命吧!

许翠莲(白):我一个女孩儿人家,怎么收留于你?你快快另找个方向去!(慢拉李映南)

李映南(白):(回头看)哎呀,差人来了,差人来了!

[一手猛拉翠莲进门关门,吓颤。甲、乙二差上,敲门。

许翠莲(白):做什么的?

甲乙差(白):一个相公跑到你家里来了,快把门开开。

(翠莲看李映南)

李映南(白):(附翠莲耳)你你说没有来。

许翠莲(白):你你你说。

李映南(白):()我不敢说,你只说没有来。

许翠莲(白):没没有来。

差(白):看见到你屋里来了,怎么说没有来?

差(白):没到你家里来,你见向哪里去了?

李映南(白):()你说向西去了。

许翠莲(白):向西去了。

差(白):说向西去了,大概向西去了,快赶、快赶,看跑的远了。

[跑下,翠莲猛开门看,李映南拉翠莲仍关门。

许翠莲(白):差役已经走了,你而今快快出去,还关的门做什么?

李映南(白):哎,我的姑娘呀!

() :两位差役去未远,

他听了话儿没细参。

假若前行望不见,

回头来搜寻哪里钻?

[二差人又急上。

甲乙差(白):开门来,开门来!在你屋里。

李映南(白):()姑娘你看,他们来了么。这一回不能不开门。快快寻个地方,把我藏了吧!

甲乙差(白):开门来!

许翠莲(白):我这小户人家,就这一点地方,将你藏在哪里?

甲乙差(白):开门来!

李映南(白):哎呀,事到如今,你总要想个方儿救我,我与你跪倒了。

甲乙差(白):开门来!再一时不开,我就拿石头塌呀!

许翠莲(白):你看脏也不脏!在门上坐了一会儿,坐的惹下祸了。这不救使不得,救去了不得。没有法子,只得救他。说不了,你起来,钻到我的柜里去。

李映南(白):妙极,妙极!姑娘前行。

[翠莲拉李映南绕场一周到柜前。

差(白):伙计,取石头将这烂门门子给砸坏了。

[翠莲搀李映南入柜。

许翠莲(白):来了来了。(李映南入柜,翠莲盖柜)

李映南(白):姑娘,你将柜盖莫要合严,看把我捂死了。

许翠莲(白):那我晓得。

甲乙差(白):塌门呀!

许翠莲(白):来了。

甲乙差(白):着实塌呀!

许翠莲(白):来了来了。(开门,跑回立柜前)

甲乙差(白):在哪里?

许翠莲(白):我没见个人么,哪里有个人哩?

甲乙差(白):我们要搜检。

许翠莲(白):你就齐齐搜检。

甲乙差(白):我就搜检,搜检出来再说。(搜)怎么不见影子?莫非钻天,莫非入地?

差(白):八分在柜里钻着哩?

差(白):哦,快快在柜里搜!

许翠莲(白):走!哪里的强盗,青天白日,假充公差,前来抢劫。说是你休走!

(取棍打二差,二差跑。向内望,笑,关门立柜旁)相公,我将差役已经赶去,你而今快快出来走吧。

李映南(白):(露头柜上)姑娘,叫我在你柜里再钻一会儿,我怕他们又来了。

许翠莲(白):()而今不碍事了,你快出来走些,看人来了。

李映南(白):姑娘你莫要忙,我实在惮怕的很!

许翠莲(白):(摔手)这个开销不利,到怎么呀?

[淘气上。

气(白):哎,走呀。

(唱):我妈把东西忘记了。(翠莲拉李映南向外指,李映南向内指。)

叫我速快往回跑,(二人仍拉)

走到门外用目眺,

(白):这还可以,没在门上卖眼么。(室内二人仍在互拉)哎好呀!

(唱):急忙上前把门敲。(敲门)

(白):开门来!许翠莲 看我哥哥回来了,这这到怎了?

李映南(白):这这这到当真怎了呀!

许翠莲(白):说不了。你就悄悄藏在柜里,叫我把柜盖合住。

李映南(白):哦,哦,你快盖住,你快盖住。

[翠莲盖柜,不应声,慢向前走,作悔恨状。

气(白):叫了几声,怎么叫不应。莫非睡了吗?八分子心却跑到那白面书生那身上去了。(翠莲猛开门,变色不言。淘 气看翠莲)看你转颜失色的,是什么事?

许翠莲(白):谁转颜失色的?你却折回来做什么?

气(白):()妈给外婆做了个钱包,忘在柜里了,叫我折回来取哩。

(翠莲惊,猛跑回,立柜旁,揭柜看)看我妹妹敬事的,一溜风跑进去了。叫我赶进去取。

许翠莲(白):(猛合柜)看你却跑进来做什么来了?

气(白):看这孩子,我是你哥么,你这房子,我就不敢进来吗?

许翠莲(白):你出去!

气(白):看这孩子,哥跑的气短的,叫我坐一坐么,却是叫出去。还怕哥把你的宝盗了吗?

许翠莲(白):你不出去我就不取。

气(白):娘在半路里候着哩,看你捣的。你走开,你不取叫我取。(拉翠莲)

许翠莲(白):你也不得取。(坐在柜上)

气(白):这才是奇事!你不取,又不叫我取,难道钱包成了妖精,自己眺出来不成?()

许翠莲(白):()你总不得取!

气(白):哎呀!柜盖上一个长蛇。

[翠莲急下柜,淘气猛揭柜盖,李映南猛出柜,蹴台角,翠莲含羞背立台角;淘气颤。

气(白):天,哎呀苍天!我淘气的妹子,给我淘气干下这样事情,把我淘气活活的气死呀!噫,气啥哩,气的得个大肚子臌症,准啥哩。打这个王八蛋哟。

(打李映南,翠莲拉)咳!我把你这个小王八蛋儿,怎么等我刚走了,钻到我妹子柜里来了?

李映南(白):好大哥哩,我急的没路了。

[淘气打,翠莲拉,淘气以肘格退,打李映南。

气(白):我把你个小怪物,我二十岁了,没有媳妇老婆,都没有发急,你十五六个孩子,就却急的没路了?

李映南(白):好大哥哩,我是避难了。

[淘气打,翠莲拉,淘气踏翠莲脚。

气(白):哎,却是你被儿烂了。你的被儿烂了,就跑的盖我妹的花被来了!

李映南(白):你没听清,我原是被难之人,在你家中避难来了。

[淘气打,翠莲拉,淘气推翠莲。

气(白):你走过,咱一时再说。(向李映南)哟!你避难来了,对门子是个没牙的老婆,你不在她柜里钻,你钻到我那姑娘柜里避难来了。我那姑娘柜里味香吗?

(翠莲使眼色,李映南猛起跑,淘气拉住)咳,你跑呀。你把我妹子的柜钻了,给白毕了。我妹子*(左口右外)柜,人还没钻过哩,一钻一万两银子。

许翠莲(白):(向台下)他就光爱银子呀?

李映南(白):我是逃难之人,哪里来的银子呀?

气(白):(拉李映南)没有银子,来来来,顺住树立到这里。(绑树上)一时时把你送到老爷大堂上,老爷醒木一弹,板子打你一万,把你的屁股打烂,叫你今冬受难。

李映南(白):哎,我的好苦命也。

气(白):咳,他还说好高兴也。我知道你高兴了一阵阵哩。

(看翠莲退后,涧气前进)

许翠莲(白):看的我认不得我。

气(白):()哼哼,这个事好么,这个事好么?

许翠莲(白):什么事,什么事?

气(白):我把你这个蠢才呀!

李映南(白):难为姑娘了。

() :骂一声蠢才莫嘴硬,

许翠莲(白):我嘴硬了,你还把我舌头割了。

李映南(白):莫要骂,姑娘。

气(白):悄着!

() : 你为啥干出这事情?

许翠莲(白):干的啥事,给做下贼了。

李映南(白):并没有什么事。

气(白):悄着,也还没事哟。

() : 只图你一时取高兴。

许翠莲(白):高兴的死去呀。

李映南(白):咳,还高兴哩。

气(白):悄着,我知道你高兴过去了。

() : 全然不怕坏门风。

许翠莲(白):哎哥哥呀!

李映南(白):莫要冤枉姑娘。

气(白):混蛋,你自然说冤枉。

许翠莲(唱):哥哥莫要太急性。

李映南(白):哦,莫要急。(淘气踢)

气(白):悄着,我不是你,给急了。

许翠莲(唱):听我把话来说清。

我才在门前把娘送,

一霎时来了那相公。

():那相公来太胆大,

总怪你蠢才作事差。

你端端正正他害怕,

怎敢无事进咱家?

许翠莲 () :他自己进来把门掩,

强箍住叫人要救他。

女孩儿良心问不下,

应了个救命活菩萨。

李映南(白):真是活菩萨。

() :没有老婆人儿太得多,

看你却能救几个。

李映南(白):(顿足)哎。

许翠莲(唱):哥哥再莫要胡说,

妹妹原来不轻薄。

气(唱):你不轻薄你正轻,

那人焉能到柜中?

许翠莲(唱):那人儿虽然到柜中,

我总没有苟且行?

气(唱): 你和那人这密切,

蔫能说你没苟且?

许翠莲(唱): 人再枉口要嚼舌,

头上降祸有天爷。

李映南(白):哦,天爷鉴察去。

气(白):哎,好蠢才。

(唱): 小蠢才来还强辩,

你的脏证在面前。

进门来若有瞧见,

一人话儿百人传。

百人传千千传万,

越说越坏比醋酸。

人人说我妹子嫁了汉,

我淘气羞的那里钻?

[向翠莲怀钻,向李映南钻,抹额盖面。

李映南(白):这我真对不起姑娘!

许翠莲(白):哎,好羞惭!

(唱):许翠莲来好羞惭。

悔不该门外做针线。

相公进门有人见,

难免过后说闲言。

要说长来要道短,

谁能与我辩屈冤。

这才是手不逗虹虹自染,

蚕作茧儿自己拴。

无奈了我把相公怨。

(近立李映南旁,淘气起立向台角)

你遇的事儿本可怜!

不向东走向西窜,

偏偏来到我家园。

我是女儿心肠软,

怎能把你往外掀。

一时救你离灾难,

倒为自己惹祸端。

好话儿一人没听见,

坏话几千里去流传。

我在人前怎立站,

不死落个没脸面!

等我娘回来讲一遍,

我定要碰死你面前!(李映南哭)

气(白):(向台下)你看两个小怪物,你一哭,我一哭,给我使手段呀。我心里亮的连镜子一样。给我使手段呀!

许翠莲(白):(向李映南)就说你逃难呢,不向东家去,不向西家去,偏偏的跑到我屋里做啥来了。你你是送我命来了!

李映南(白):姑娘万万不可自尽。常言道,肚子没冷病,不怕吃西瓜。

气(白): ()走吧。把我的瓜叫你都吃了,还说没冷病。你给热的凉不下了!

许翠莲(白):你见吃来,你见吃来?

气(白):(指李映南)没见,这却是个啥东西?

李映南(白):这真是不白之冤。

气(白):()咳,你还不白?你不白些,我妹子不要你在我柜里钻,干不下这个事情。

(翠莲气颤)

李映南(白):这人真不通王化!

许翠莲 () :哥哥太得疑心重,有的话儿说不清。 气忿忿上前用头碰!

(碰淘气,淘气捉翠莲两臂) 我立即跳在水井中。

[翠莲起,淘气拉。

气(白):哎呀!我的妹子呀,你不敢跳井。

[许钱氏持鞭上。

许钱氏 () :小奴才一去不见面。

害得我只得转回还。(下驴,打淘气;翠莲哭)

(白):我把你个奴才,怪道候你候不着?你才在屋里和你妹妹闹仗哩。

你真不是个好东西!

气(白):我不好,你女好?

许钱氏(白):我女不好却怎样?

气(白):哦,你女好么!你女给你在柜里藏了个好的,你来看!

(拉许钱氏看李映南)

许钱氏(白):怎么说?(气颤,翠莲搀坐)

李映南(白):这才越闹越酸了。

淘 气 (白):()你看把我妈气死了。(拍翠莲肩)把妈气死了到怎了明?

许翠莲(白):()我的母亲呀!

气(白):我的妈呀!

许钱氏 () : 见一位相公树上绑,(气颤)

气(白):妈!你莫要生气。

许钱氏 () :气得我眼黑脸又黄!

我这里取棍将儿仗。

[取棍打翠莲,翠莲擎棍。

许翠莲(白):哎,我的母亲呀!

气(白):哦!把小东西打,问她为什么在柜里装了个白面书生?

许钱氏(白):()多嘴。

气(白):()人家再说就多嘴。你女好么,给你在柜里装了个白面书生。

许翠莲 () : 听儿与你说端详,

母亲走后儿隙望,

来了那个少年郎。

进门就把门关上,

言说他父李都堂。

秦桧奸贼把祸降,

一家都要上法场。

差人追他要领赏,

跑到咱家要躲藏。

坑的孩儿没法想,

急忙装到咱柜箱。

差人搜来又搜往,

孩儿心里好发慌。

差人刚走门环响,

哥哥即刻转回乡。

两个吓得魂飘荡,

谁还顾得胡张狂。

你儿争气又好强,

怎肯教人骂爹娘。

哥哥说儿廉耻丧,

看儿冤枉不冤枉?

母亲能替儿原谅,

你莫打儿自去见阎王!

气(白):(顿足)哎,我才明白了。

李映南(白):把人几乎没冤枉死哟。

许钱氏 () :老身听言哈哈笑,

气(白):(向翠莲)这孩子,你恁大的了,半会一句话说不清。看我而今听明白了没有。

许翠莲(白):你走!再莫和我说话。

许钱氏(白):你去,快解相公去。(淘气解李映南)

气(白):谁知道才是你。(翠莲委屈哭)

许钱氏 () : 我儿莫要哭号啕。

转面来我把相公叫,

气(白):(拉李映南)这是我妈。

李映南(白):伯母见礼了。

许钱氏 () :有些话儿说根苗。

他父从前被诬告,

照律斩首在市曹。

老爷将他冤明了,

立刻释放出狱牢。

老爷恩情同再造,

长生禄位把香烧。

今日你向我家跑,

这是神鬼暗使教。

我今要将恩惠报,

雪里送炭这一遭。

我不瞅红灭黑眼角小,

你藏在这里莫发焦。

我儿子方才不知晓,

愿相公原谅莫计较。

气(白):莫计较,莫计较。早知是你,就钻到妹子那柜里,永不出来,都不要紧。

许翠莲(白):()倒准什么哩?

李映南(白):那我感激莫名,还敢计较。(看翠莲)只是我住到你家,举动很不方便。

气(白):噫,有那个害货哩,却不方便。

(翠莲转身,许钱氏左右看李映南、翠莲。

许钱氏(白):哎,我有主意了。

() :老身低头生了窍。

(白):儿呀,向这边厢来。

气(白):妈说啥哩?

许钱氏(白):我想将你妹妹许配相公,以报他父的大恩,你看如何?

气(白):噫,我想把妹子卖了,给咱买个牛哩。

许钱氏(白):走,拿我娃给你换牛呀。

气(白):不要紧,不要紧,妈说怎样便怎样。

许钱氏(白):(向翠莲)儿呀,我想将你许配相公,报答他父大恩,你看如何?

许翠莲(白):(看李映南)母亲,你想去。

许钱氏(白):那我就明白了。(向李映南,唱)

(唱):相公莫向别处逃。

你的岁数太得小,

恐怕把你性命抛。

小女终身无倚靠,

心想和你配鸾交。

你若不嫌她不好,

就在我家把亲招。

叫她与你把膳造,

你却与她把书教。

将来生儿承宗祧,

总不教老爷断根苗。(翠莲含笑转身)

李映南(白):如此岳母在上,受儿一拜了。

气(白):这一下把我的牛跑了。

许钱氏(白):受你一拜。

李映南 () :岳母转上受儿拜,

叫声大哥也过来。(拜淘气)

气(白):噫,我把你打了个糊涂,还拜我哩。

许钱氏(白):(打淘气)你也还礼吗。(淘气叩头)

李映南 () :再谢姑娘把围解。(拜;翠莲猛回头看,含笑斜立)

许钱氏(白):()你看你立了个端正。(李映南起立,翠莲猛跪起拜)

李映南 ():想起了一家人珠泪满腮。

[甲乙二差人上。

甲乙差(白):在这里,在这里。(同惊)

李映南(白):哎呀不好!

甲乙差(白):公子莫要惮怕,岳爷爷奏了一本,圣上有旨,将大人开释,升用尚书。听得我两个知道你的下落,叫我带了轿子寻来了。快回走,快回走。

李映南(白):照这说来,岳母和她可一同前去,教我父亲欢喜欢喜。

许钱氏(白):去看一回,倒也使得。

许翠莲(白):不敢缓两天吗?今日就去呀。

李映南(白):莫要推辞,唤轿子来。

甲乙差(白):轿子抬上来!(四人抬轿子上)

李映南(白):小姐请来上轿。

许翠莲(白):(左口右外)到怎坐哩?

李映南(白):你坐到里边就知道了。

[搀翠莲上轿,李映南,许钱氏乘马同下。

气(白):哈哈哈哈,这才是“陕西地方邪,说鳖来个蛇”。我妹子想个白面书生,柜里就钻个白面书生。()我一天想个花不楞登,怎么不来个花不楞登?噫,我妹子有了白面书生,我也有个花不楞登了

() :我妹子真算有福气,

从天上掉下好女婿。

到明日我向他家去,

不给我问媳妇我连他不得毕。()

——剧终——

全本唱词http://www.hmlst.com/bbs/thread-11236-1-1.html

曲剧《柜中缘》(全本剧本+在线观看+相关资料)http://13561352848.blog.163.com/blog/static/1175057462011417530610/

曲 剧《柜中缘》音配像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9KJsPrWoKKA/ 60:09

精彩阅读连接

世界自然人文经典奇观(426)

中国自然人文经典景观(395)

毛主席照片著作诗词书…(54)

世界中国名牌大学经典(76)

书橱经典收藏(354)

历史大事件精选(303)

经典英雄人物事迹(49)

上海世博会经典照片(36)

经典博文(297)

人生处世处事经典(483)

健康养生经典(241)

经典字画玉瓷石雕篆刻…(392)

经典文史地基础文秘法…(73)

其他经典(364)

我的有感而发(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