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黄梅戏在线!弘扬黄梅文化,发扬黄梅精神! 祝全国戏迷朋友鸡年大吉!

赞助商广告

首页  »  新闻首页  »  博客文章  »  胡思乱想黄梅戏——关于《孟丽君》与《劈棺惊梦》

胡思乱想黄梅戏——关于《孟丽君》与《劈棺惊梦》

编辑日期:03-16   来源:中国戏曲网   作者:陶子   点击:加载中

明天是除夕,今天本来只想看一些欢乐的节目,好好睡一觉,鼓足精神迎战春节。谁知又点到了黄梅戏的视频,重温了韩再芬活泼可爱的《挑花女》,马兰和白燕升(现在好像成了固定搭档)的晚会版《海滩别》,感慨韩再芬当年的青春与娇俏,马兰的嗓音变化不大也可聊慰我心。突然想起以前一直存在的念头:如果这两人各排一出戏,那该有多好!

剧目我都想好了,韩再芬排舞台版《孟丽君》,马兰排舞台版《劈棺惊梦》。这两部戏都是黄梅戏电视剧中的经典,一喜一悲,堪称双绝。无论是从剧目上、表演上还是从票房考虑上,都是最适合复排的。

韩再芬的《孟丽君》当初风靡天下,把多少年轻人带入了黄梅戏的领域,其中的很多唱段黄梅戏迷耳熟能详,故事本身又是再传统不过的,复排应该说并不困难。虽然黄梅戏版的《孟丽君》舞台上也有版本,孙娟和现在再芬剧院的青年演员都有演出,但一方面,剧本陈旧,仍显粗糙,唱词也不如电视剧版的精致,另一方面,韩再芬凭借孟丽君走红大江南北,可是却没有在舞台上表现过这一形象,让很多戏迷遗憾,如果将此剧搬上舞台,就靠着以前看电视剧的老戏迷们票房也不用发愁了。

对于这部戏,我一直有点疑惑。首先是它的地位一直与它所造成的影响有些差距。《孟丽君》虽然不是胡连翠导演的电视剧中最好的,例如《家》的剧本由于原著的经典而更为完善,演员表演和导演技术的成熟也是有目共睹的,但说《孟丽君》是最受欢迎或者说影响最大的应该没有什么异议。就算是韩再芬自己,也曾承认过孟丽君对于年轻戏迷的吸引。剧情讨巧、音乐优美、人物漂亮,特别是韩再芬当年的美貌,使得这部戏堪称黄梅戏电视剧中的偶像剧。可是无论是在对韩再芬个人进行介绍,或是对黄梅戏电视剧进行梳理的过程中,它似乎都不受重视。对比起来,前者如《郑小娇》被一提再提,后者如《家》中唱段成为经典,《孟丽君》的出场次数实在少得可怜,只是这几年在晚会上会有主题歌出现,韩再芬也唱过个别片段。事实上,该剧中适合传唱的片段还是很多的,几乎每段对唱都拿得出手,如游上林、探病、丽君少华的数次相思对唱等等,单人唱段如“非是我吃了熊心豹子胆”“看画像”等,独立拿出来毫无问题。不知为什么,竟少人传唱。这也许与作曲时借鉴了云南民歌的曲调而使得音乐不那么“黄梅”有关,但黄梅戏电视剧中创新的唱段颇多,并不影响传唱。

其次,韩再芬好像一直有复排此剧的想法,但都没有付诸实际。她现在作为剧团领头人,票房收入应该也是重要考虑之一,如果说她为了艺术追求而尽量排新剧,那么每次巡演都必备的《女驸马》又作何解释呢。我每次都会联想到越剧界排新戏与传统戏并重,而且好的越剧电影电视剧都是先有舞台版本后有影视剧版本,扩大影响力的同时保留了很多好剧目。如果《孟丽君》能够排演,最起码在票房上肯定是有保证的,对于丰富黄梅戏舞台,创新传统剧目也有好处。

最后,对于演员阵容有一个期待。主角当然是韩再芬,皇帝专业户刘国平,皇甫少华期待董家林帅哥演出,太后丁同老师,映雪汪静如果能够出演就太完美啦。强强联手,越剧界已成常态,希望黄梅戏界也能够跟上啊。

而对于《劈棺惊梦》,剧本之好是马兰自己特别提到过的,这也是一直倾向舞台剧多于影视剧的她之所以会接演的重要原因。对于演出效果,马兰觉得不够理想,事实也确实如此,这与当时的拍摄水平和导演风格也有重要关系,相对于胡连翠的典雅大气,吴文忠导演的作品更多体现一种朴实乡土的气质。这本无可厚非,而且我觉得吴的导演对于演员本色魅力的发挥是有帮助的,特别是在韩再芬的几部作品里得以体现,如《挑花女》,就乡土得可爱又恰当。此剧与《西厢记》于88年同年拍摄,与胡连翠的典雅风格相比,《劈棺惊梦》从服饰道具、技术水平上还是有一定差距,马兰整部戏中的造型比较简陋,一方面是人物需要,一方面也与化妆水平有关。但这丝毫没有影响马兰杰出的表演,丝丝入扣,动人心魄,就算是简衣陋饰,也照样光彩照人。此剧的选角也非常好,体现出导演的精准眼光。黄新德的庄周,是他表演中的一个经典代表,韩军和媛凤的小人儿,表演活泼生动,值得一提的是两人的音色都非常美,与表演堪称双绝。楚王孙的扮演者卢伟强虽不是黄梅戏演员,但外表俊美符合人物,表演也很好,特别是在庄周与王孙的转换中,神态动作浑然天成。如果在灯光布景、拍摄技术方面再加以精进,相信影响力一定会比现在大得多。

《劈棺惊梦》真是非常适合搬上舞台,首先,剧本已经非常完善,而且场景并不多,适合舞台表演。黄梅戏已经太久没有好的剧本了,改编名著几乎成了黄梅戏的一个惯例,这与原创剧本的匮乏不无关系。可叹放着好剧本却无人问津,这是我对黄梅戏界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地方。其次,唱腔也是现成的,而且是原汁原味的黄梅戏,甚至可以不经改动直接搬上舞台。无论是对唱“夜漫漫日长长”还是劈棺前的一大段唱“日月无情天地黑”,都堪称经典,完全可以作为独立段落予以传唱。最后,此剧与马兰现在追求的理念也有一定程度上的契合,它既不属于传统剧目,也有现代的思考精神,是非常优秀的当代原创剧本。对于黄梅戏来说,缺少这样经典的一出悲剧来丰富剧目和开拓剧种风格。尽管黄梅戏发展多年,原创剧目涌现了不少,可是保留传承的少之又少,活跃在舞台上的还是《女驸马》、《天仙配》等老三篇,广为人知的也以轻快活泼的花腔小调为主。

黄梅戏也可以演绎悲剧,且是富有哲学意义的人性悲剧,这是否足以构成促使马兰复出的理由?这一句问出,却为什么带了辛酸的无奈?

不论她们如何决定,作为戏迷的我都会尊重她们的选择,只是,在念及久违了的黄梅戏,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想法和期待层出不穷,权当是一场胡思乱想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