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黄梅戏在线!弘扬黄梅文化,发扬黄梅精神! 祝全国戏迷朋友万事如意,阖家幸福!

黄梅戏微信公众号

赞助商广告

首页  »  新闻首页  »  新闻快讯  »  忆抗战岁月中的安庆黄梅戏人_黄梅戏_戏剧网

忆抗战岁月中的安庆黄梅戏人_黄梅戏_戏剧网

编辑日期:10-08   来源:中国戏曲网   作者:郑立松 2019-09-18 16:19   点击:加载中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为了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视和平,面向未来,国家要举行抗战阅兵式,以兹纪念。在抗日战争中,安庆地区的黄梅戏演员,也做出了很多贡献,甚至付了生命。现将我所知道的情况回忆如下,供未经历抗日战争的同志参考。
自日军在上海发动“八·一三”事变后,南京,芜湖等沿江城市相继被日军侵占,安庆也于1938年农历5月15日落入日军魔掌。安庆部分民众逃往四川、云南、贵州等处避难;绝大多数民众则逃往周边潜山、太湖、望江、宿松、桐城和怀宁等县偏僻地方隐藏,安庆黄梅戏演员丁永泉、潘泽海全家老小和柯三毛(艺名柯建秋)、王剑峰、王鑫华等十几个人就逃到怀宁江家嘴(现名江镇)陈家店铺,住在陈汪记家,前后长达两年。当时潘泽海之女潘璟琍还在襁褓中,丁永泉女儿丁翠霞产下女儿,取名田铺,即现在的丁俊美。当时生活十分艰难,当地村民们在树林里搭起草台,这些演员组成临时班子每天下午唱一场戏,喜爱黄梅戏却没有钱的村民们,只得给演员们送点瓜果、蔬菜、粮食等作为酬劳。到1940年春,张光友(人称“托天转”)邀集怀宁黄墩的名演员郑绍周(艺名鸿霞,抗日战争胜利后当过严凤英的老师),加上桂椿柏、桂月娥与潘犹芝等共十多人来到石牌开戏院演出。这么强大的阵容,演出收入可观,才算走出了困境。1942年我读初中,放寒假到石牌兄长家过春节,就看见过他们演出。丁紫臣那时在文武场(乐队)、“打闹场”(相当于暖场)演出,后来又拉胡琴“跟腔走”。战争虽然残酷,但黄梅戏是打不垮的,黄梅戏之花仍在硝烟中开放。

1939年,大批难民逃到潜山、怀宁、桐城三县交界处的桐城青草隔,这里交通方便、商店林立,还素有“戏窝”之称,当地集成药房老板郎克明等在此地建造了一个简易剧场,剧场可容600余人看戏。在此地的国民党176师(即潜山野人寨抗日阵亡将士所在的部队)105团团长穆天纵口衔毛笔亲书“抗建剧团”四字,以示支持。安庆曹老二班,怀宁“金全福”,桐城“双喜班”轮番到此演出,很多戏曲爱好者还在这里演出抗日剧目《三江好》等,鼓舞了抗日军民士气。

1941年,太湖县也由县长龙武功发起办了一个抗建黄梅剧团,演有关抗战爱国的戏,艺人曹振祥担任业务副团长,负责演出剧目选择和后台管理,团长周德乾与副团长曹振亚合作的新戏《嫁谁好》连演数十场,并演遍太湖各乡镇,反响很大。

当时演出的抗战剧目主要有:

一、《姑劝嫂》。现代黄梅小戏,约在本世纪三十年代抗日战争初期问世。作者姓名不详,据很多艺人回忆,可能出自当时一些爱国艺人的集体创作。黄梅戏传统剧目中有一出《何氏劝姑》,内容为何氏嫂子现身说法,劝小姑出嫁后如何立身处世,当家理事。虽带有封建礼教气味,但生活气息十分浓厚,在广大观众中享有盛誉。“七七事变”后,艺人们出于爱国激情,把此剧改编为小姑劝嫂嫂。剧情梗概是:嫂嫂因前线战斗残酷和家庭困难,对其夫离家从军顾虑重重,经小姑绘声绘色历数国土沦丧、国难深重的现实,以及敌人烧杀淫掠的种种暴行,晓以卫国保家大义,情真意挚,终于激起嫂嫂义愤,毅然支持丈夫慷慨从戎,奔赴抗日前线。此剧一经上演,立即在各阶层广大观众中激起强烈共鸣,大江南北各有关戏曲班社争相排演,对当时风起云涌的抗日救亡运动,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怀宁籍艺人丁华卿、阮银枝、李桂兰等都曾演过此剧。

二、《嫁谁好》。《嫁谁好》是抗日战争时期太湖县抗建剧团团长周德乾、副团长曹振亚创作的大型黄梅戏现代戏剧日。内容反映在抗战时期,爱国青年李文龙与财主张大年之女张香玉相恋,订下婚约。文龙为了抗日救国,毅然奔向抗日前线,香玉父趁此机会逼迫她改嫁家乡富少王少山。香玉誓死不从,在母亲马氏支持下逃出家门,到前线军营中去寻找文龙。此时李文龙抗战有功,当上了陆军上校团长,带着香玉回到家乡,要求与香玉成婚,张大年随即将女儿嫁给抗日功臣而退去了与王少山的婚约。剧中主要人物李文龙由李春生扮演;张香玉由徐小玉扮演;王少山由曹振亚扮演。

三、《难民自叹》。此剧由杜含芳编剧。杜含芳(1897—1943),又名铁崖,号若蘅。贵池县茅坦村人。向以教馆为业,因排行第二,人称杜二先生。1938年10月,日军侵占贵池,不久茅坦沦陷。同年11月,杜含芳携家人与乡邻避难到青阳县老屋章,目睹大批难民流离失所,生活无着,身为茅坦村联保主任的杜含芳,多次到贵池一处叫百安的地方找国民党县政府要求救济,与此同时,出于爱国热忱,奋笔疾书编写了一出黄梅戏传统演唱的小戏《难民自叹》。该剧描写一对青年男女在战火纷飞中的流浪生活,控诉了日军的暴行及难民的境遇。全剧共分十二段唱腔,自1938年7月至1939年6月每月一段,连续演唱,唱词通俗流畅,感情真挚动人。

1939年年11月,杜含芳从贵池百安返回青阳老屋章时,途经九华,被国民党一四五师谍报队误作汉奸拘捕,押送至该队所在地陵阳。关押月余,查无实据,经其表侄女婿胡锡华等人联名具保,获准释放。不久,国民党川军唐式遵部在乌岐山口搭台唱戏,杜含芳亲自登台演唱《难民自叹》,情真意切,引起广大军民的强烈共鸣。此后,此剧为许多民间职业班社所搬演,并流传于贵池、青阳、石台、潜山、岳西、太湖、枞阳等地,影响很大,引起驻皖日军惊恐,下令禁演,并对民间班社严加盘查和迫害。如1941年桂椿柏班在贵池演唱黄梅戏,日军为追问《难民自叹》一事,抓住艺人丁翠霞,以军刀相逼;将艺人方志贤衣服扒去,令其跪在跳板上审问;把艺人方志友拖至杀人坑旁威胁逼供。

1943年初,日军获知杜含芳住在茅坦村(因该剧唱词中有“表我家住在贵池茅坦”一句),要去抓他,知情人通风报信,叫他外出躲避,杜含芳说;“我不能走,如果我一走,必定祸及全村,要抓要杀,我一人扛着。”是年农历2月28日拂晓,驻贵池日军小队长武田正雄率兵,由汉奸朱德明带路包围了茅坦,将杜含芳及41名村民押走。一个月后,这些村民全部被日军活埋于贵池东门外三阳墩。杜含芳时年46岁,其子杜向明为表示哀悼,曾请当地一位先生写下一副挽联:

吾父最堪悲,三十日受尽冤情,试问杀身为底事?
儿辈空抱恨,四六年耗干心血,欲求奉养更何时。

(作者系安徽省黄梅戏剧团首任秘书、安庆黄梅戏研究所原所长郑立松)